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男主又給我買女裝[穿書] > 第4章 四條小裙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叮咚——!

    任務已完成,請宿主查收積分。

    程安然看了看積分頁面,子任務加上男女主初遇積分,一共12333點。

    吃個瓜就能完成任務,主系統簡直良心。

    “說起來,女主是不是有點問題,”程安然像只好奇的鴕鳥,男主一走便伸出了脖子:“哪有人說這種話還不臉紅的。”

    幺兒扒拉出腦袋,和程安然一個表情,它眨巴眼道:“可主系統說,在文里,女主的腦回路才叫正常。”

    程安然:“......”

    你說的對,我竟然無言以對。

    “不過這位霸總唔......也挺厲害。”

    人家說滾就真的讓人“滾”著出去。

    任女配他爹求了半天,誰面子也不給。

    程安然想起女配的結局,人財兩空。家沒了,錢散了,又沒啥生存能力,最后她流離失所,被小叫花子欺負。

    怎一慘字了得。

    “......咱們遇上男女主,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吧。”程安然僵著臉,決定當一個乖巧地吃瓜群眾:“順便回家考慮下以后怎么辦。”

    男主走了,女主退了,還留在宴會干嘛?

    撤!

    市中心離別墅小區有個幾條街的距離,但打車也就十來分鐘,一路上程安然也沒閑著,觀察了下窗外的風景,又上了會兒網。

    他微微松了口氣。

    這個世界的科技發展和他以前的世界差不多,雖然地名有少許不同,但至少都能認出來。

    看著自家橘貓舒舒服服地窩在他的懷里睡著,程安然笑了笑——

    這日子還不是照樣過,且安著吧。

    下了車,他小心翼翼地抱起貓往別墅走去,這別墅區是大,聽說住了不少達官貴人,而程家小姐就在其中。

    路上保安都能和他打招呼,估計住了有一段日子了。

    程安然揉了揉幺兒的耳朵,他估摸小家伙穿越的時候想給他找個好身家,卻又不懂人文常理。

    所以被主系統忽悠住了,拿他當個惡毒女配。

    不知該哭該笑。

    程安然搖搖頭,按下密碼鎖,只聽見咔噠一聲,門自動開了。

    “喵?!”胖橘一驚,瞪圓了眼!

    程安然彎腰,把幺兒放在沙發上:“沒事,到家了你接著睡。”

    胖橘瞇著眼,見主人還在,便露出小肚皮睡得是昏天黑地。

    程安然從廚房倒了杯水,坐在幺兒旁邊,翻著劇本沉思,或許現在是很好,程家勢大,大小姐也備受寵愛,但她畢竟沒父?]母,說白了,不能保證一輩子安生。

    不然也不會被主角們弄得這個下場。

    “得以防萬一才行。”

    畢竟他不是一個人,還養貓。

    錢夠,暫時不用愁,但萬一以后劇情沒法避免,惹到男女主,被灰飛煙滅了怎么辦?

    得有個伴身的技能。

    滋滋滋——!

    手機響了,在宴會的時候它被開了靜音,所以只能在桌面瘋狂抖動以示存在感。

    手機面上顯示“李子”。

    不認識。

    程安然沉思了下 ,劃開接聽鍵:“喂?”

    一道痞氣的聲音傳來:“小然!你上哪去了,哥幾個不是說今晚飆車的嘛?”

    飆車?

    程安然一愣:“你們在哪?”

    “南山路啊!”

    程安然頓時皺了皺眉,他打開缺德地圖一看,南山路好像在市區吧。

    “咋了,你不說要秀新車嗎,該不會是車沒到,不敢見人吧?”

    話一落,對方傳來幾簇笑聲,估計是開了外放,一群人正嘲笑他呢。

    程安然抽了抽嘴角:“哦。”

    “哦是啥意思?”

    沒回復,他直接掛了電話,故作老成地嘆氣——

    現在的小年輕啊,真是不要命了。

    他回臥室換了身輕便的衣服,看著鏡子那靚麗的身影,痛苦地哀嘆一聲,移開目光趕緊下樓。

    幺兒還睡得香香的。

    程安然蹲下身:“崽,醒醒。”

    橘貓翻個身繼續睡。

    好吧,別叫它了。

    “我出去一下,你看著家,有問題用座機給我打電話哈。”

    橘貓晃了晃尾巴。

    南山路在市區西側,臨接護城河大道,兩旁路燈本該輝煌,但因為夜深了,倒有些斑駁陸離的感覺。

    大晚上一般沒什么人上街,但在街道口杵著一群年輕人。

    為首的那個看著被掛掉的電話,罵了句:“我去。”

    “咋了李哥,程姐不來?”

    “別問我,”李英柱揮開染了個灰毛的小弟:“我哪知道她來不來,她就回復了個哦字。”

    “該不會是車沒到,夸海口收不了吧哈哈。”

    李英珠算是程家大小姐的狐朋狗友,人算不上好,但還是仗義,見不得旁人說閑話。

    “行了,別多事,瑜子不是也沒來,再等他倆半小時,還沒來我們先跑去。”

    冷風嗖嗖的吹,冬天的夜里站馬路上就是種折磨,有些人受不了直接鉆進車里開空調,這叫什么事兒啊?

    “李哥,干脆再給他們打個電話吧。”

    李英柱捻了捻煙頭:“行。”

    可電話還沒打出去,就聽見有人叫道:“唉,那不是程姐嗎?!”

    恩?人來了?

    “在哪啊?”沒見有跑車過來。

    李英珠伸出腦袋一看,他差點把煙嗆但喉嚨里。

    路邊的人行道上,程安然悠哉悠哉地騎了輛自行車過來。

    神特么用自行車漂移??

    程安然見前方車輛扎堆,小年輕目不轉盯的望著他。

    估計是他們。

    他一個流暢的弧線拐到這群人面前,看著對方懵逼的眼神,大聲喊道:“李子在哪?”

    沒辦法,目前他只知道這個名字。

    “我在這,我說小然,你咋了?”李英珠從車上下來,看著程安然的座駕,心里憋的慌:“新車沒到你也別騎這破車,多掃興。”

    “這就是我的新車,環保無噪音謝謝。”

    這人還真在得瑟。

    李英珠按了按太陽穴:“行吧,誰家的車,KGS?還是Montante?感覺也有點像PASSONI。”

    “OFO,聽過沒?”

    人稱共享小黃車。

    李英珠:“…………”

    “我說程姐,你家不會是破產了吧,搞笑呢這是。”

    說話的是個扎馬尾的妹子,嘴上還釘了唇釘,看起來是誰的小女朋友,完全不會說話:“沒錢,找我哥借啊哈哈!”

    程安然還沒答話,只見李英珠眉頭一皺,冷呵:“就你屁話多?”

    那妹子哼了兩聲,不敢開腔了。

    李英珠瞪了她一樣:“算了,瑜子呢,他怎么還沒來?”

    瑜子又是誰?

    程安然心里疑惑,但面不改色。

    “唉!!唉!!我來了來了!!”

    聲音從街口傳來,眾人回望,只見一個人被一只狗拖著飛奔!

    一路絕塵。

    全場懵逼。

    好不容易見到人群,這狗才剎車。

    “遛狗遛晚了,不好意思。”

    來者個子不高,和程安然差不多,又白又瘦凈,看著還挺小,或許是力氣不大,全程被狗拖著跑。

    李英珠頓時繃不住臉色了:“我說你們兩咋回事,一個騎單車飆,一個騎狗飆,合伙逗我樂是吧?”

    “那哪能啊?”遛狗少年摸了摸后腦勺,見有人想摸二哈,連忙走手拍走:“別亂碰,這可是我哥的寶貝兒。”

    李英珠捏了捏山根,氣笑道:“你哥叫你溜他的寶貝?”

    這話有點臟,周圍人不懷好意地笑了笑。

    “我哥他搞什么慈善晚宴,狗我得看著,有種你把這話當他面說。”

    頓時周圍人默了。

    玩笑適可而止。

    程安然看著這個遛狗少年,不知為何,頗有種親切的感覺。

    而那少年好似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頭來,突然眼前一亮。

    程安然雞皮疙瘩起來了。

    “行了,別廢話,”李英珠把車門打開,拍了拍車門:“你倆上不上車?”

    “不,我家二哈暈車。”

    “我暈車,不去。”

    程安然和遛狗少年默默對視了一眼。

    遛狗少年閉上了嘴。

    “沒勁!”李英珠把煙一扔:“走了走了!”

    說罷,一群人丟下他們,揚長而去。

    程安然目送他們離開。

    然后默默打了個舉報電話——

    “嗯...是的,他們還在,大概六輛跑車在市區飆……南山路段……不用謝。”

    遛狗少年:“O口O?”

    看著交警已經在街道口等著,熱心群眾松了口氣,準備騎上自己的小黃車回家。

    迎面一個二哈擋住了去路。

    “?”程安然轉頭望向狗主人。

    結果狗主人也撲了上來!!

    那人一臉興奮地說:“大佬!你也是女裝大佬吧?!”

    程安然嘴角抽搐:“什么叫也?”

    “窩也是鴨!!”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陕西快乐十分怎样玩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双色球最近800走势图 网上牛牛赢钱秘诀 安徽时时平台 竞猜篮球胜分差怎么打 甘肃福彩快3今天的结果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 百人牛牛游戏接口 云南11选5官网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专家 pk10赛车开记录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版2019 3分赛走势图怎么看 一点红四不像必中一肖中特 拉密牌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