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萬歷盛世 > 第二章 沒必要讓高拱知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內閣在文淵閣,馮保出乾清宮后便直奔向文淵閣,但到了文淵閣值房前,馮保卻又停了下來,問著值掃文淵閣的內宦:“高拱和張居正在嗎?”

    這內宦低著頭回道:“稟內相,元輔和次輔都在值,但元輔眼下似要去部里。”

    馮保點了點頭,就退回到了一邊,見高拱出來后,還特地躲了起來,待高拱走得沒人影后,才出來吩咐道:“速去通知張先生,就說有太后口諭。”

    這內宦點了點頭就進了值房。

    沒一會兒,便走出一濃眉長髯瘦削臉的中年人,此人正是大明內閣次輔張居正。

    張居正先朝馮保拱手:“內相,不知太后有何口諭?”

    “是陛下今早寫的一首詩,還有陛下說的一段話,太后讓咱家念給諸位師傅們聽聽”,馮保說著就念了起來,待念完后才問道:“張先生覺得此詩如何?還有陛下這話如何?可有明君之象?”

    “此詩倒也有氣魄,只是似乎非帝王所作,但若真是陛下所作,倒也可證陛下之天資,很是聰穎了!而且頗有胸懷!”

    張居正回道。

    “咱家也這么認為,難得的是陛下這一番話,難道張先生沒聽出來嗎,自古圣君莫不皆以禮儀與用人為第一要務,如今天子雖年僅十歲,有如此見識,可見其天資至少不弱于先帝哉。”

    馮保笑著說道。

    張居正也點了點頭:“內相所言甚是,陛下有中興之君之象,此乃我大明之幸,社稷之福。”

    “正是此話,這也是太后讓我傳這口諭的目的,在隆慶二年時,咱家便被先生所上之《陳六事疏》所折服,如今天子雖年幼然天資聰穎,假以時日,不失為一代明君,到時候咱家愿輔佐君王,協助先生,革新除弊,中興大明!”

    馮保有些激動地說道。

    張居正向馮保作了一揖,現在馮保是司禮監掌印太監提督東廠,內廷第一號人物,而他現在在外朝還居于高拱之下,故對馮保要尊敬些,只回道:“內相公忠體國,下官欽佩。”

    “這詩詞乃是雜流末技,傳揚出去,恐對陛下聲譽不好,我們知道陛下有舉賢與能的志向就行,張先生就沒必要再告知給諸臣尤其是高拱了,以免惹出是非,張先生,你說呢。”

    馮保知道高拱視他為眼中釘,屢屢阻他前程,所以,如今他也就故意不讓高拱知道當今天子聰穎之處,刻意讓高拱依舊把天子當做年幼孩童,如今也暗示起張居正來。

    張居正明白馮保的意思,他與許多文官一樣對宦官有天然的敵意,但他也架不住斗倒高拱后自己成為首輔的誘惑,如今馮保與他示好,他也就沒有拒絕,只回道:“內相所言甚是,下官謹記。”

    “張先生慢走!咱家回去復命了”,馮保說著就離開了文淵閣。

    ……

    馮保離開了文淵閣,過景運門,往乾清門而來,正巧與去慈寧宮請安的朱翊鈞、朱翊?兄弟撞見。

    馮保忙行了禮。

    朱翊鈞也笑著說了一聲免禮,然后問道:“大伴,師傅們怎么說?”

    “回陛下,張先生言,陛下有中興之君之象,乃大明江山之幸,社稷之福。”

    馮保回道。

    朱翊鈞點了點頭,心想朕問的是師傅們怎么說,而你卻回的是張先生言,內閣諸位師傅難道只剩下張居正嗎,還是只張居正說了朕的好話?

    朱翊鈞把這份疑惑藏在了心底,只吩咐道:“你去回母后吧,朕和潞王去見仁圣太后。”

    馮保答應著便躬身在一旁,等朱翊鈞和朱翊?進了隆宗門才轉身回了乾清宮。

    仁圣皇太后陳氏因無子而失寵于隆慶皇帝,后因觸逆隆慶,更被罰至慈寧宮偏殿居住。

    所以,如今。

    陳氏依舊住在慈寧宮偏殿。

    但慈寧宮離乾清宮也有一段距離,再加上潞王肥肥的身子走路慢騰騰的,就跟一熊貓在地上滾著走一樣,這段距離似乎就顯得更加漫長。

    朱翊鈞摸著空空如也的肚子,說道:“御弟!你給朕走快點,不然的話,朕將來讓你去亞馬孫平原就藩。”

    “皇兄!臣弟不想來,是你偏要臣弟來,臣弟實在是走不快,大不了你讓臣弟就藩亞馬孫平原就是啦!”

    潞王說著就摸了摸微凸的肚腩:“好餓,我要吃東西!”

    “亞馬孫有食人的草,有可以吞下一個人的巨蟒,還有比老虎還大的鱷魚……那里除了猛獸就是野人,你真想去那里就藩?”

    朱翊鈞一邊推著潞王一邊問道。

    潞王似乎很感興趣,看著朱翊鈞:“皇兄,亞馬孫在哪兒?離京師遠不遠?那里真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野獸?要不,等臣弟長大后,你就讓臣弟去那里就藩吧。”

    “亞馬孫在地球的另一半,你想去,母后還不愿意呢!”

    朱翊鈞說著就把潞王抱到慈寧宮門檻內,沒讓跟著的內宦幫忙。

    “地球?皇兄,什么是地球?”

    “地球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這個世界是一個球,而我大明是這個球上的一個國家,是最富饒的國家,也是文明最發達的國家。”

    朱翊鈞有的沒的說道。

    “為什么世界是一個球,皇兄你在瞎說!”

    “你長大了就知道朕是不是在瞎說了”,朱翊鈞笑著回道。

    潞王似乎對于球不球的沒多大的興趣,只問道:“皇兄,你說大明是文明最發達的國家,何謂文明呀?”

    “文明就是……朕也不知道!但皇兄我登基做皇帝,你這么小就成了大明親王,就是文明!我們今天去給嫡母請安也是文明,還有我們是漢人,他們也是漢人,這也是文明,是漢文明,因為我們語言相同”。

    朱翊鈞指了指身后的內宦宮女對潞王說道。

    潞王似懂非懂地跟著朱翊鈞來到了陳氏這里,陳氏一見朱翊鈞和朱翊?出現,就忙把朱翊鈞抱在了懷里,心肝兒地叫著。

    也只有在陳氏這里,朱翊鈞反而感受到一些來自母親的關懷,不過,潞王則明顯在陳太后這里沒有在李太后面前時那么受寵。

    朱翊鈞在陳氏這里也感覺自然些,忙道:“母后,我們都餓了,您有吃的嗎?”

    “有,有,都給你們備下早點呢。”

    朱翊鈞說是來請安,只不過是帶著朱翊?來陳氏這里打牙祭,放松心情的,因為作為大明皇帝,他除了在這里,就沒一刻是自由的。

    朱翊?還是更喜歡李太后那里,所以一個勁地問著朱翊鈞什么時候走。

    朱翊鈞也不好拖太久,吃了些早點,便帶著朱翊?回了乾清宮。

    一路上,朱翊鈞繼續給朱翊?灌輸著民族思想:“御弟,你知道我們大明與前朝大元有何不同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网上打字评论赚钱是真的吗 2015年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宝马棋牌app 今日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 秒速飞艇盛宏开奖网 双色球缩水免费彩票软件 宁夏11选5今日推荐号码 万众瞩目两码中特 五组六码出一到两组 波叔一波中特网 欧洲即时赔率哪里查 河北福彩排列七一等奖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七星彩特区 贵州11选5 nba直播免费极速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