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47章 何用不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大鄭宮后園,諸樹抽枝吐新葉,群花除舊綻新顏,一二春風輕拂面,三四小鳥比翅展,和氣蕩蕩,流水潺潺。

    在一條青石鋪墊的路上,申生和秦穆公幾乎是并肩而行,申生微微落后秦穆公半個身子,申生從伯姬那里離去之后,緊接著就去拜見秦穆公訴以離去之意,秦穆公既沒答應也沒拒絕,反而帶著申生來到了后園。

    “太子當真要棄寡人而去?”

    “賢君容稟,自申生入秦,賢君遇我甚厚,但有所求,無不應允,即無所求,賢君亦使人再三詢問,或有缺漏,輒即補之,衣服飲食皆如太子之禮,尊隆恩寵,無有過于賢君者。”

    這些話申生還真不算吹牛批,秦穆公確實對他夠意思,幾乎算是有求必應,雖然他也沒有要求過什么,但是公孫枝三天兩頭的代表秦穆公跑去宅中噓寒問暖,都不用申生開口,缺什么送什么,而且還無償供養近千人的軍隊。

    就這一點上來說,申生無論出奔到哪個國家,都不可能有人比秦穆公做的更好,可惜卻是不懷好心,果然應了那句老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賢君厚德,著實令申生惶恐不已,大恩難報,欲酬罔極,申生雖不肖亦不敢惜身,唯愿舍身效死于前以償賢君大德之萬一。

    然雍州苦寒,士卒多有不樂者,申生所以得脫于難者,皆士卒推鋒爭死之故也。

    今士卒不樂,我心亦憂,士卒于我,大德也,賢君于我,亦大德也,《詩》云: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又云:在其板屋,亂我心曲。

    申生輾轉反側,夙夜難寐,以求兼得之策,然二德終不可以得兼,居雍州而士卒病益甚,是申生背德也,士卒病且死,是傷賢君之德也,無償恩之舉而實有傷德之虞,申生無地自容。

    且申生聞之,德不孤必有鄰,賢君德至博矣,申生無德,豈敢言棄?是避之也,不敢與賢君為鄰為里。

    《詩》曰:其德不爽,壽考不忘。賢君大德無疵無瑕,上天必有嘉恩之舉,申生謹祝賢君萬年!”

    申生這一番話基本上就是在吹牛批,中心就一個不是我想離開,而是不得不離開啊,我要是不離開,那是損傷了大哥你的德義,我留在這非但無法報答大哥你,反而讓大哥你為我背受污名,我的這個心啊……在滴血,大哥你就讓我走吧,我真不能拖累你,不然,我良心難安。

    秦穆公當然也知道申生是在吹牛批,什么夙夜難寐,輾轉反側,是輾轉于美人之榻嗎?

    但問題在于申生把他捧這么高,言必稱大恩,語必言大德,一副凡事都是在為他考慮的模樣,他還能怎么說?根本就沒辦法說嘛。

    于是秦穆公沉默了。

    氣氛也就因此靜謐了下來,只有三五只小鳥還在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不得已,申生只得輕聲喚了兩句,“賢君,賢君?”

    秦穆公“突然”醒悟,眼神還有些迷茫,“哦,太子方才在說什么?”

    申生:“……”

    看這意思,秦穆公明顯這是不準備讓他離開了。

    申生心下了然,也不再多說廢話,“臣言臣觀賢君所贈之小臣女婢皂隸,對賢君甚是忠心,臣離去之后,賢君當多加重用才是。”

    秦穆公明白過來了,怕是申生發現被監視了,所以這才著急離去。

    “申生告辭!”沒有理會秦穆公會怎么想,申生側過身向秦穆公行了一禮,而后緩緩后退兩步,直接轉身離去。

    話不投機半句多。

    秦穆公轉過身,看著申生離去的背影,幽幽嘆了一口氣,這件事他究竟是作對了,還是作錯了。

    ……

    宅中,正堂。

    申生高居上首,對一干心腹道:“秦伯果真有留我之心,秦地絕不可久留,諸事準備的如何了?”

    罕夷拱手道:“稟太子,一切已經按太子吩咐準備妥當,外送內緊,只待太子一聲令下,我等便可以啟程出發。”

    “善,我等即刻離去。”申生當機立斷道。

    到了這個時候,趁熱打鐵是必須的,他已經向秦穆公訴以離去之意,而秦穆公沒有表現出絲毫放他離去的意思,既然如此,那便是一刻也不能再拖了,遲則生變,絕對不能給秦穆公任何反應的時間。

    “罕大夫、先丹木大夫,二位大夫與我現在立刻前去軍中與羊舌大夫匯合率軍出發,先友大夫與梁余大夫率領宅中士卒先行一步,趕往城門口等候,宅中凡秦伯所賜之物,一無所取。”

    “唯!”幾人同時答道。

    ……

    就在申生安排撤離的時候,秦穆公書房中,公子縶和公孫枝關于是否強留申生的討論也進入到了尾聲。

    公孫枝主張任由申生離去,他認為秦穆公令人監視申生,已經是十分無禮的舉動,現在申生發現被監視之后想要離去,更不應該阻攔,事情不能一錯再錯。而且若是將申生強留在秦國,傳出去會讓天下人看輕秦國,概因為從古至今列國公子卿大夫出奔,皆是合則留,不合則去,國君可以選擇接納,也可以選擇不接納,但是從未聽聞有接納之后卻把人扣留下來的事情,如此無信義的舉動,是自戕之舉,秦國在列國間的信譽會一落千丈,實在是對秦國東出不利。

    他還舉了齊桓公的例子,齊國而今之所以強于天下,皆在于信義二字,信義方才能使諸侯歸心,無信與義則諸侯不附。

    公子縶正好與公孫枝的意見相反,他認為應該強行將申生扣留。

    申生賢,跟隨他流亡的從者,皆為良才,由此可見申生在晉國是如何得人心,倘若任由申生離去,他日晉侯百年,申生不回國繼位即已,一旦回國繼位恐怕會對秦國有怨恨之心,因為派人暗中監視他的事情已經被他所知,而且申生能得晉人之心,對秦國東出極為不利,絕對不能放任他回國。秦國在列國之間樹立信譽的事情,現在考慮為時過早,此時應該是全力東進,掃除一切阻礙東進的障礙。

    公子縶同樣也舉了一例,當初鄭莊公為了保護宋莊公的周全以至于扶立宋莊公繼位,不惜連年與宋國交戰,但一朝鄭莊公身死,宋莊公立刻行亂鄭之舉,是宋莊公不念往日恩德嗎?不是。宋鄭鄰國,宋弱則鄭強,宋強則鄭弱,二國之勢不可并立,而今秦晉亦是如此,晉勢強則秦勢卑,秦勢強則晉勢卻,所以一定不能放任申生離去。

    秦穆公比較了一下這二人的觀點,最終還是傾向于公子縶。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浙江快乐彩12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 山西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预测 360广东11选5杀号 双色杀红球好的专家 任选9场预测 快乐飞艇网站 广西11选5走势图买技巧 双色球红球预测 缅甸真人龙虎斗 天鸽彩金捕鱼安卓版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快速赛车彩票推理器 体彩浙江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群英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