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44章 血濺五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絳城武宮偏殿。

    晉獻公顯的有些氣急敗壞,他接到申生渡河逃到虢國的消息之后,便立刻遣使至虢與虢公交涉,不曾想虢公竟然對晉使無禮,這不是打他的臉嗎?

    “寡人欲伐虢,不知諸卿以為如何?”晉獻公環顧他的一眾肱股,殺氣騰騰的問道。

    殿中里克、荀息、丕鄭、卜偃、史蘇赫然在列。

    和晉獻公的沖天怒焰相比,這幾人倒顯得淡定從容,不止如此,心里多少還有些竊喜。

    當然了,不是因為晉獻公在虢國那里被削了面子而喜,事實上他們對虢公的無禮也是相當氣憤,主辱臣死嘛。

    他們高興的是申生安全了,據使者在虢國打聽到的消息,申生已經西行入秦了。

    這個消息很令人振奮,秦乃西方大國,申生姊伯姬又為秦伯夫人,申生居秦,晉獻公也不敢妄動,拿虢國出氣就是最好的證明。

    攻打虢國,這幾人自然沒意見,只要申生安全了,虢國重要嗎?并不重要。

    不過,此時卻不是攻打虢國的好時機,概因為仲春時節,春耕馬上就要開始了,一旦虢國久攻不下,亂子可就出大了。

    要知道在中原等廣大地區是一歲一熟,青壯在春季出去打仗,一旦出現頓兵的情況,那么接下來很有可能就是一個災年。

    本來大多數底層小民一年到頭能填飽肚子的次數都屈指可數,再遇人為的災年,底層小民能沒有怨氣嗎?

    所以,孟子的學問雖然被晚唐以前的歷代統治者當廁紙用,但是他所謂的制民恒產,勿奪農時,省刑罰,薄稅斂的建議還是被大多有志于天下的統治者所接受的。

    諸夏文明就是農耕文明,農耕或者說春耕大于天。

    晉獻公估計也是被氣昏了頭,不然,絕對也不會在此時說出攻打虢國的話來。

    “君上不可,臣聞先大司空(士?)曾言虢公驕慢,若使其驟得勝于我,必棄其民,今虢公無禮之至,足以知其驕慢,驕慢則人民不附,虢之滅亡不遠。然則春耕將至,臣聞春省耕而補不足,秋省斂而不給,古之賢君,春臨其民導之以耕,秋聚其兵宣之以戰,是以上下和樂,戰無不勝,今虢將亡矣,君上又何必急于一時?”史蘇勸道。

    “臣以為史蘇大夫之言甚是,此時實在不宜與虢公宣戰,不如待入秋之后一戰滅虢!”荀息附和道。

    晉獻公聞言,將目光投向里克、丕鄭這兩位軍方大佬,想聽聽這二人的意見。

    “臣亦贊同史蘇大夫之言,虢都上陽,城高且堅,非旬月可下,君上不如春耕秋戰。”里克如是說。

    晉獻公沉默了,也漸漸冷靜下來了,這幾位重臣的意見他不可能忽視,而且幾人說的確實有道理,此時實在是不宜開戰,不過,他心里依舊有不甘。

    “此時當真不宜開戰?”

    “當真!”里克等人眼神堅定。

    晉獻公嘆了口氣,有些憤憤不平,咬牙切齒的說:“既然如此,寡人便讓虢公多活幾日。”

    ……

    晉獻公在偏殿召集重臣議事的同時,驪姬亦和心腹在后宮謀劃。

    驪姬最近是寢不安席,食不思味,申生果如奄楚預料的那樣,竄逃到秦國去了,這個消息對他們這些人來說,猶如雪上加霜。

    她現在已經沒空去搭理重耳和夷吾二人了,申生不死,晉國難安!

    “申生已經竄逃入秦,二三子今日便議一議罷,總要拿個主意出來,絕不能任由申生活著,不然,他日君上百年,妾與爾等必死無疑。”驪姬眉毛一凝,冷聲說道。

    “夫人,不如使君上遣使至秦索要,如秦伯不許,則使君上發兵攻秦,必執申生以還。”東關五小聲的建議道。

    他現在的處境很不妙,申生能夠逃走,他負有極大的責任,梁五雖然在晉獻公面前幫他擔了一部分責任,但在驪姬面前直接把他給賣了,所以,他現在急需露露臉,在驪姬面前討個出彩表現,不然,說不定還沒解決申生,他就要先赴黃泉了。

    驪姬撇了他一眼,沒說話。

    事情要是如此簡單,還用的著在這里專門討論嗎?

    “蠢貨!”驪姬心中不無厭惡的喝罵道。

    若非用人之際,驪姬真想吹吹枕邊風,把眼前的東關五千刀萬剮。

    東關五見驪姬不說話,自知失言,訕訕而退。

    “夫人,臣以為不如使人刺殺申生?”優施近前兩步目露兇光,小聲建議道。

    驪姬依舊是愁眉不展,“申生身邊有先友,先丹木二人,又有近千士卒,想要派人刺殺怕是極難。”

    優施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夫人,此事說難也難,說易也易。”

    “嗯?”

    “夫人,想要刺殺申生,必須先要摸清申生的一舉一動,貿然派人前去刺殺肯定極難,所以,最好能尋數名敢死之士潛到申生身邊,尋找機會,然后一擊斃命,這般行事必然十分危險,或是有去無回……”

    驪姬微微沉吟,“此言雖有道理,但是如何才能使人潛入申生身邊?”

    “夫人,恕臣大膽,若此時有一二自稱被夫人迫害之人逃到申生身邊投效,以申生之性情,想來不會拒絕。”

    聽到這里,驪姬和在場的眾人都明白過來了。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好主意。

    在這些人心里,申生素來仁愛寬厚,又被他們這些人迫害不得不遠遁他方,若在此時有人前去投效,以申生的性格應該都是不會拒絕的,更何況是同樣被他們這些人迫害之人,怕是申生會引為知己吧。

    如此一來,便能夠輕輕松松打入申生內部,刺殺申生該不是手到擒來。

    驪姬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了,果然,還是枕邊人靠的住,其他的都是垃圾。

    “子言甚善,此事便由子親自籌劃,此次務必要取申生性命,絕不可再生波折。”

    “夫人放心,臣必不會再讓申生有活命的機會。”優施臉上的猙獰一閃而過。

    其他人微微一凜,優施這個人不好惹啊。

    ……

    ps:下一更可能會很晚。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 湖北双色球app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 组三最大遗漏多少期 黑龙江省福彩中心兑奖大厅 贵州福彩生肖时时彩 香港两码中特马 黑龙江体育彩票 忠杰28辛运28 七星彩历史开奖结果 锻造什么赚钱6 安徽15选5开奖时间 买彩票国家有网站吗 安徽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