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39章 牌坊難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申生一覺醒來已經接近午時了。

    “公子,你醒了!”申生剛剛從榻上坐起,艾便輕來輕去的走到榻前想要服侍申生起床穿衣。

    艾是虢公送給申生的“禮物”之一,也就是那個挺合申生眼緣的女婢。

    虢公送給申生的十余個妹子,申生只留了倆,其余的分賜了罕夷等人,魏?噠廡∽釉似?詈茫?瞻萃曷臚罰?艚幼啪陀忻米優?病

    申生離開虢國,自然不會把人留下,其他的女婢申生不知,但是他身邊的這兩個女婢,是改換成士卒的模樣,被他安排在身邊,隨軍前來的。

    到了秦國安頓下來之后,這兩個女婢自然不用再喬裝改扮,換回了原來的裝束,畢竟申生的飲食起居還是需要有人伺候的。

    天生貴公子即便是落魄,所過的日子依舊是大多數庶民不可企及的,在春秋時期,投胎真是一門技術活,貴公子的快樂是庶民想象不到的……

    艾伺候申生穿衣著冠配玉,又小心細致的幫他幫把衣服上的褶皺撫平,在這個過程中,申生張開雙臂,像一只提線木偶,任由艾施為。

    和申生相處的這這段時間,艾也摸清了自家公子的脾性,本質上來說,申生是個非常溫和的人,所以尊卑上下雖然存在,但是卻也不用每天戰戰兢兢,擔心被鞭笞責罵。

    就在艾拿著?F(yi,類似茶壺,四足長嘴)倒水,另一名女婢薇端著魚洗接水,侍候申生洗漱的時候,先友大步走了進來。

    “太子,秦國大夫公子縶求見!”

    申生面色不變,似乎早有預料,微微甩了甩手,將手上的水珠甩掉,艾放下?F,拿著干巾給申生擦手,“可是有什么事嗎?”

    先友一本正經的說道:“是給太子送禮來了。”

    沒過多久,申生就在正堂見到了先友口中秦國大夫公子縶送來的禮物。

    厚禮,絕對是厚禮。

    財物等阿堵物太俗,就不提了,重點是正堂里又多了五名羞答答的妙齡少女,這還不是全部,只是身份相對高貴的,其余身份較低的都沒資格入正堂。

    公子縶微笑作揖,“太子前來寡君不勝欣喜,特遣臣前來慰勞公子。”

    “申生流亡之人,能得秦伯如此厚愛,感激不盡……”申生回禮,眼睛里硬是擠出了幾點眼淚,然后他又用手揉了揉,眼眶發紅,這叫一個感動啊……

    “太子毋需如此,毋需如此。”公子縶笑瞇瞇安慰道,“寡君度太子遠道而來,身邊應無人侍候,特遣臣為太子安排一二秦女以為太子箕帚之妾,秦晉為婚姻兄弟,太子此來,秦國上下斷無怠慢之理。”

    說的是義正詞嚴,不過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就沒人知道了。

    “此乃寡君之女。”公子縶指著最前面的那名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介紹道。

    “見過太子。”少女向申生盈盈一拜。

    “此二女乃寡君長兄先宣公之女。”

    “見過太子。”

    “此二女乃寡君仲兄先君成公之女。”

    “見過太子。”

    申生一一還禮,稍微打量了一下這五名少女,其他的不說,至少在長相上沒得挑。

    不得不說此時的貴族大部分都長的不賴,畢竟擁有最好的資源,有挑選女性的權力,人就是長的再丑,經過數代的基因改造,生出來的后代再丑能丑到哪去?更別談這是秦國專門挑選出來招待申生的。

    不過后面一字排開的四人看起來要比最前面的那個穆公之女年齡大一些,也沒大多少,在十歲上下的樣子。

    申生對老牛吃嫩草的行為其實是深惡痛絕的……

    “還望太子萬勿推辭才是。”公子縶腆著老臉情真意切的表示道。

    都這樣了,申生還能怎么說,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他能當面打公子縶的老臉嗎?肯定不能。況且這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不是,拒絕了那也是打秦穆公的臉。

    “申生惶恐……”

    “太子太過謙虛了,恕臣僭越,此事就這么定了。”公子縶笑呵呵的替申生作了決定,未給申生絲毫回絕的余地。

    “既然如此,還請子顯大夫代我謝秦伯美意。”

    ……

    公子縶給申生送過妹子之后,馬不停蹄的趕回秦穆公書房。

    秦穆公還在處理國政,見公子縶回來,放下手中的木牘,問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如何?”

    “君上放心,已經安排好了,但有風吹草動,一定逃不過君上的耳目。”

    “申生可有異議?”秦穆公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公子縶聞言,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君上多慮了,申生得知君上如此厚愛,感激到情難自已,當著臣的面便垂淚低泣,以臣想來應是一路艱辛,受了不少苦,如今驟得君上之愛,心內已然是歡欣不已,雖有推辭之舉卻也不甚堅定,臣僭越為其決定,申生便再未推辭!”

    秦穆公暗暗松了一口氣,然后又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眉頭擰成一坨疙瘩,心情極為復雜。

    “申生為夫人同產弟,又因窮困來投我,如此作為寡人心中難安,而且此事若是被人得知,是示寡人之大不義于天下也,唉……也不知此事寡人究竟是作對了還是作錯了。”

    “君上此言差矣,臣聞為國者不以私害公,君上所行所為俱是出自一片公心,豈可懼于些許流言,即使天下人不理解君上,我秦人也會理解君上的一片苦心的,況且,此事臣作的極為隱秘,想來也不會有人得知。”公子縶開解道。

    他很自信,整件事他經過了反反復復的慎重考慮,即便是當事人都不能完全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

    “話雖如此,還是小心為上,申生此人絕不可小視!”秦穆公緊皺著的眉頭稍稍舒緩一些,不乏憂慮的囑咐道。

    這是在糾結嗎?這明顯是擔心萬一事泄,他的名聲不好聽,典型的既想當表子又想立牌坊。

    “臣會小心應對的,還請君上放心!”

    ……

    ps:先去吃飯,下一章今晚能寫好就發,不能寫好就明天發,這一章其實刪刪改改了好多次。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福彩3d和值走势图中彩网图表 水果店 很赚钱 网上有极速快乐十分吗 中超外援顶薪多少 678彩票群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分析预测 海南七彩票 山东11选5走势图 广东快乐号码预测 十三水棋牌游戏大全 金巴黎彩票群 天津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安徽25选5 扑克升级双扣四人打法 浙江体彩飞鱼走势图 网球场标准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