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38章 樂不思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翟國。

    這段時間重耳的小日子過的還不賴,安安穩穩的,有飯吃有衣穿,經受過顛沛流離之苦的他更加明白這種生活的來之不易,所以他很珍惜,也很滿足。

    翟君不愧是娘家人,對他絕對是沒話說,他剛到翟國,翟君直接給他送上了一份大禮包,牛羊馬匹,不計其數,還給他劃定了一大片位置不錯的草場,在這片草場中所有牧民都是他的奴隸。

    不僅如此,還給他送了兩個漂亮的妹子,這兩個妹子是翟國伐赤狄?Z咎如時得到的,身份高貴,翟國很少有比這朵姐妹花還漂亮的妹子,翟君本來是準備自己享用的,后來見重耳來,大喜,心說果然有蒼龍來附,可不能怠慢了,于是就忍痛把這兩個妹子送給了重耳。

    重耳只留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妹妹季隗,另一個年齡稍大一些的姐姐叔隗,他賜給了趙衰。

    沒錯,就是趙衰。

    趙衰千里迢迢來投奔他,他也不能寒忠臣義士的心不是?

    托趙衰的福,重耳終于知道了申生還活著的消息。

    既然申生還活著,他就更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此時的國內局勢雖然對他們不利,但是一旦山陵崩,整個局勢肯定會發生大的變化,屆時申生回國繼位的可能性極大,重耳已經打定主意,只要申生能夠回國,他也回去。

    翟君雖然待他不薄,但是翟國終究不是自己家啊。

    他和申生的關系向來和善,若是申生能回國繼位,晉國還能沒他的一席之地?

    雖然他剛接到這個消息時,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失落,不過,這股失落很快就被慶幸和喜悅取代。

    申生活著沒什么不好,至少等他們老爹去世之后,晉國至少不會出現太大的亂子,他也算是回國有望。

    若是申生死了,那問題才真大發了呢,申生在國內有多少黨羽,重耳是心知肚明,說句不客氣的話,申生之黨“半國矣”。

    歷史上夷吾殺里克、丕鄭之后,國人共憤,搞得夷吾后悔不已,只得無奈的感嘆道:“芮也,使寡人過殺我社稷之鎮。”

    秦穆公一平晉亂的時候,重耳為什么寧愿在外流亡,也不愿和夷吾爭位?沒別的原因,因為他知道國亂不可驟彌。

    有里克這一大幫太子黨在,回國繼位之后不好處理,用,不怎么放心,不用,遭到反噬可能性不小,簡單粗暴的殺人只會激起民怨。

    申生在晉國的黨羽多到除申生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辦法處理的地步。

    晉獻公為什么不窮糾申生之黨,因為他明白他自己無能為力……

    說實話,重耳在歷史上之所以能成就霸業,和他能掐準時機回國繼位是分不開的,因為彼時申生之黨和夷吾之黨已經兩敗俱傷,申生之黨迫切需要一個救世主,而重耳就是以救世主的身份降臨的。

    所以,在歷史上各種稱贊重耳能得民心,入晉國后晉國的內亂立刻消弭,上下相附等等,其實呢,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罷了。

    現在申生活著,重耳自然也就沒有那么多閑心思了。

    人到不惑之年,誰知道還能活到哪一天,爭權奪利什么的,哪有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來的痛快。

    四十多歲的人了,誰不想安心做個咸魚?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勾踐,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重耳又沒有亡國之恨,他現在可沒有瞎折騰的心思,尤其聽到申生還活著之后。

    不說其他的,他和夷吾兩人誰能斗的過申生?有些東西不是單憑一腔熱血就能夠改變的。

    重耳甘心做一條咸魚讓趙衰很郁悶,他是來輔佐重耳成就大業的(來投機的),卻怎么也想不到重耳向往的生活是老婆孩子熱炕頭……

    從耿邑來到翟國這段時間,可把他給愁壞了,眼看著重耳日漸消沉,樂不思晉,每天就是吃飯睡覺打季隗,過上了沒羞沒臊的生活,趙衰是急的團團轉,急到什么程度?急到每天晚上不多吃兩碗羊肉都睡不著覺的地步,愁啊,壓力大只能靠著吃來發泄了……

    這還沒來多長時間,趙衰已經感覺自己胖了不少,可能是錯覺……不過,身上的那股羊膻味是確確實實是存在的。

    其實也不是趙衰想吃,而是每次他去找重耳談心,希望重耳能夠振作一些,做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人,重耳總是命人設宴招待他,一邊答應他的請求,一邊勸他多吃一些。

    他初來乍到,也不好勸的太過急切和露骨,對于重耳的熱情更不好回絕,主君能如此厚待一個臣子,這樣的明主哪找去?吃,必須得吃,不吃他都覺得對不起重耳的這般禮遇。

    漸漸的,他發現不對勁了,重耳頭天答應過的事情,第二天又故態萌發,他的勸諫在重耳那里完全成了耳旁風。

    不僅如此,他去找胥臣、顛頡和賈佗三人幫忙,三人也答應幫忙勸勸重耳,然而并沒有什么用。

    重耳依舊我行我素。

    三人象征性的勸了幾次之后,也不再勸了,完全聽之任之。

    其實,怎么說呢,胥臣三人當初輔佐重耳時確實也存了一些要爭一爭君位的念頭,不過隨著申生的勢位已定,三人心中的這個念頭已經很淡了,當初從蒲邑逃出來的時候,三人扶立重耳的念頭一度死灰復燃,后來聽趙衰說申生還活著,三人也就斷了這個念想,這種事情不是念頭一起,想做就能做成的,人和這個因素很重要,很明顯,重耳在這一點上拍馬也不及申生,再加上這三人年紀也都不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瞎折騰個什么勁。

    重耳和申生的關系又不差,申生繼位還能虧待了重耳不成?這瞎折騰起來肯定是要和申生反目成仇的,這對重耳有什么好處?

    能安安穩穩的過下去,誰愿意把腦袋別褲腰帶上干造反的事,而且還是明知道造反不會成功的那種。

    而趙衰是真心累……

    他覺得這個小團隊里也就只有他在為重耳的大業奔走呼號,其他人都是得過且過之輩。

    趙衰當初聽他老父說重耳駢脅重瞳,相貌偉異,有圣人之相,然后在申生和重耳之間不能決斷,只好求于占卜,占卜的結果是侍奉重耳吉利,趙宗當大興,于是他馬不停蹄的跑來侍奉重耳,他在來之前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難道是占卜的結果出錯了?

    趙衰此時是滿肚子的苦水無處傾訴。

    早知道就去投奔申生了,投奔一只咸魚能有什么作為?

    唉,后悔也晚了……

    趙衰躺在榻上,一想起這事就情不自禁的長吁短嘆,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愁啊……

    “良人,何事煩憂?”叔隗被趙衰驚醒,又聽到趙衰不停的嘆氣,忍不住小聲開口問道。

    “此事,唉……”

    趙衰猶豫片刻,最終還是把滿肚子苦水向叔隗吐露。

    叔隗聽完之后,微微沉吟,然后柔聲說道:“妾聽聞古之賢相伊尹以滋味取悅湯王,今晉公子不聽良人之勸而常常設宴款待,良人不如另辟他途,效仿伊尹故事……”

    ……

    ps:二更送到,求推薦,求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如意彩网址 华域汽车股票行情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 2018欢乐斗地主 单机捕鱼机游戏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快一定牛 贵州11选5前三直技巧 三张牌打拖拉机的大小顺序 面包车卖雪糕不赚钱 单机游戏急速赛车 北京赛车pk10投注网站 网球比分最全的网站 qq捕鱼大亨免费秒杀挂 青海快3今天 南通棋牌游戏官方 天津时时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