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36章 姐弟情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秦國大鄭宮后宮,申生和伯姬姐弟倆抱頭痛哭。

    伯姬是真哭,申生也不能說全是裝的,多少也受到了伯姬的感染,有種悲從心來的感覺,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在異國他鄉申生可算是見著親人了,親情的溫暖讓申生多少有些情不自禁。

    “阿姊,別哭了,你已有身孕,不可太過傷心,阿弟不是已經離開晉國了么?”申生擦了把眼淚,小聲安慰道。

    伯姬聞言,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拉著申生的手坐了下來。

    申生在大鄭宮前殿拜謝過秦穆公的收留之后,緊接著就被秦穆公安排的人給帶到了伯姬面前。

    伯姬自從聽到申生使者的陳情之后,夜不能寐,非常擔心申生的處境。

    “阿弟,你和阿姊說說,究竟是怎么回事?”

    伯姬雖然聽到了使者的匯報,但使者所知有限,終究不如申生這個親歷者知道的多。

    申生微微沉吟,然后便開始向伯姬講述整個事情的經過。

    “阿姊亦知,驪姬常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阿姊未出晉時,我經常領兵出征,此乃驪姬之謀也,若我戰敗,驪姬則譖于君前,幸而祖宗保佑,將士效死,弟未嘗一敗。”

    “驪姬見無隙可乘,于是污我對其有不軌之心,父君猶疑不信,驪姬便邀我同游,期間以蜜涂發,蜂蝶皆至,驪姬喚我驅之,我不忍,揮袖為其驅蜂,誰料驪姬早使父君藏身于暗中,我驅蜂,父君以為我真有不軌之心。”

    “然而此皆小惡,言之外人不信,亦不足以廢我,去歲冬日驪姬突然使人告我,言父君夢見母親,讓我去祭祀母親,并獻胙肉,杜師告我不可輕信驪姬之言,然事涉父君,我不能不聽……”

    “父君出獵未歸,我便將胙肉留在宮中,六日后,父君歸,驪姬預先以鴆入酒,以毒藥傅肉,父君取酒瀝地,地即墳起。又呼犬,取一臠肉擲之,犬啖肉立死!”

    “杜師聞之,使小臣告我,我逃奔曲沃,自縊未死……”

    說到這里,申生臉色有點灰敗,伯姬聽到申生竟然輕生又大哭了起來。

    “阿弟……”

    沒辦法,申生只能再次安慰伯姬。

    好說歹說,伯姬終于不哭了,擦干眼淚,伯姬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阿弟在國中素有人望,老大夫狐突,少傅里克,大夫丕鄭,卜官郭偃,太史史蘇等人難道沒有為阿弟開脫一二?”

    申生嘆了口氣,“杜師強辯而死,即使為我開脫又能如何,不過徒廢口舌,惹得父君不快而已!”

    說實話,申生對這些人還真沒有心存太多怨恨,父子之間,身為人臣真不好取舍。

    這些人能夠中立,其實已經是對他莫大的支持了。

    難道非得讓所有的人臣都像李二陛下的臣子一樣,就是李二陛下手底下的那一幫人讓他們去強逼甚至是干掉李淵,怕也是沒人敢作,那是自絕于天下之舉。

    對君不忠的人,誰敢用?

    像里克、丕鄭這一幫人其實對他是挺忠心的。

    別的不說,晉獻公死后,里克這一幫太子黨聯合夷吾、重耳之黨先殺奚齊后殺卓子,這里面難道沒有報仇泄憤的念頭?

    夷吾繼位之后還深受太子黨的威脅,把里克等人殺了才安心。

    “那驪姬毒婦真是該死……”伯姬恨的咬牙切齒。

    這個鍋必須是驪姬來背,伯姬總不能怨晉獻公沉迷女色,偏聽偏信吧?

    申生又嘆了口氣,不說話了。

    “阿弟離開晉國也好,省得再受那驪姬毒婦的禍害,以后阿弟就留在秦地,有阿姊在,不會再讓你受委屈的……”伯姬安慰道,同時也拿出了長姐的風范,齊姜去世的早,這姐弟倆雖然談不上相依為命,但是感情確實是極為深厚。

    申生還能怎么說,只能點頭稱是,他來秦國不就想找一個安身之地,然后安安心心的等待他的便宜老爹歸天么……

    不管驪姬等人在國內怎么折騰,等晉獻公一死,他們也難在國內翻出大的浪花來。

    驪姬那些人根基太淺了,即便是仗著晉獻公一時得勢,早晚有翻船的時候。

    ……

    晚上,一場盛大的歡迎晚宴在大鄭宮正殿舉行。

    秦人好酒尚武,性格粗獷不拘小節,對待客人,尤其是申生這樣的貴客,自然是極為熱情。

    給申生敬酒的幾乎是源源不斷,而且還是不喝不給面的那種……

    宴會開場沒多久,申生已經微微有些醉意了,秦酒和其他地方的酒不同,秦酒的濃度較高,倒不是秦人掌握了后世的蒸餾提純工藝,而是秦酒通過將原漿酒窖藏,在恒溫恒濕中慢慢變陳老熟,可以輕松達到高純度。這種窖藏釀造的白酒,喝醉后第二天醒來也不會有頭痛的感覺,不像蒸餾酒有較大的后勁。

    面對著這么一大幫人的熱情,申生還能說什么,喝唄……不能喝硬著頭皮也要喝。

    中國上千年的飲酒文化告訴我們一個真理,無論你穿越到哪個年代,只要會喝酒,就不怕交不到朋友。

    托原主的福,申生的酒量其實不算差,勉強也能應付的過來。

    “公子,滿飲此爵,臣祝公子萬年!”

    “公子既入秦地,就是我秦人的朋友,來,再飲一爵,為公子與秦人的友誼稱賀……”

    ……

    申生無語,他突然有些懷疑這幫人是不是打著給自己敬酒的幌子,想偷偷多喝。

    畢竟酒這個玩意平常可不多見,即使是貴族也不可能天天飲酒,很多人飯不吃不上,哪有多余的糧食去釀酒。

    除了在這種大型的宴會上,貴族才能敞開肚皮喝,在其他場合想像這樣一爵接著一爵的飲酒,那是做夢。

    酒酣耳熱之際,響起了一曲秦地的歌謠,不是大秦帝國的那個赳赳老秦……

    有車鄰鄰,有馬白顛,未見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既見君子,并坐鼓瑟。今者不樂,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楊,既見君子,并坐鼓簧。今者不樂,逝者其亡。

    ……

    ps中夢沒準備跑,即便是跑也得等寫完這本書之后,中夢之前見有人拿上本書說事,今天中夢交個底,不是賣慘,上本書上架之后中夢基本上沒拿過全勤,一個月就二百塊,有時候都不到,這種情況下我還怎么往下寫?這本書肯定完本,不過字多字少,全看上架之后大家支不支持正版了,現在說再多都沒用,上架之后都跑去看盜版,中夢能有什么辦法,自己累死累活創造出來的東西不值一文,原諒中夢是個正常人,俗人,沒有為藝術獻身的情懷……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北京赛车统计软件手机 美人捕鱼技巧 7833肖波门尾六合图库 分分彩预测 天津11选5遗漏top10 分析猜谜 190aa足球指数即 秒速时时彩个位杀号 linux桌面能赚钱吗 单双中特百分百高手论坛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 注册赠送彩金的棋牌捕鱼 中彩网官方网站网址 腾讯棋牌通比牛牛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