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35章 齊聞晉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齊都臨淄,小城宮室之中。

    “君上,臣妾在這呢!”

    “君上,這!”

    “君上……”

    ……

    一群鶯鶯燕燕的聲音從齊侯寢殿中傳出,齊桓公已經繼位三十一年了,年歲不小,但是色心未改,就這一點來說,齊桓公也算的上是不忘初心……

    齊桓公有三大愛好,好畋(打獵)、好酒、好色。

    好色到什么程度?比之他的兄長齊襄公,亦猶有過之,連他自己都說:寡人有污行,不幸好色,姑姊有未嫁者。

    “君上,君上……”豎刁從外匆匆趕來。

    齊桓公聞言有些不高興,摘掉眼上蒙著的帛布,語氣有些冷硬,“何事?”

    豎刁心知他打擾了齊桓公的雅興,不過,他并不擔心,因為這是管仲有事找齊桓公,齊桓公從來不會因為一些小事遷怒于管仲,“君上,上卿有事求見!”

    果然,齊桓公一聽是管仲前來請見,臉色立刻就和緩了下來,“仲父來了,快快有請!”而后他又對一群鶯鶯燕燕道:“爾等先行退下,待寡人處理完國政,再與諸位美人嬉戲!”

    “唯!”一群美人緩緩退出寢殿,沒人敢多說一句廢話,因為之前有多說廢話的,或者吹枕邊風污蔑管仲的,而今已經不在殿內了。

    管仲在齊國的地位就相當于定海神針,像豎刁這種近幸不但不敢進管仲的讒言,還得變著法的稱贊管仲,若說一句管仲的不好,齊桓公保證立馬翻臉,就是齊桓公哪天抱怨管仲了,豎刁等人也得說管仲的好話開導齊桓公,所以,管仲活著的時候,齊桓公的三大幸臣豎刁、易牙和開方溫順的像三條小綿羊。

    齊桓公和管仲這種君臣相得、如魚得水的親密關系縱觀整個中國史也不多見。

    所以,后來孔子拿齊桓晉文作對比的時候,說了這么一句話,“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意思就是晉文公道貌岸然,看起來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實則一肚子壞水,而齊桓公或許有不少大的毛病,但絕對是個正直的人。

    想想也是,若非如此,齊桓公豈能授予管仲如此大的權柄、給予如此大的信任?

    未過多久,豎刁引著管仲前來,當然了,那群鶯鶯燕燕早就消失不見了,豎刁很會來事,揣摩心思也是把好手,他這一來一回,幾乎是掐著時間的,就是為了不讓管仲察覺到齊桓公的荒唐,省的管仲諫言,惹的齊桓公不高興。

    “臣仲見過君上!”管仲禮節甚是周全,沒有一絲一毫恃寵而驕的姿態。

    “仲父不必多禮,入坐罷!”

    “謝君上!”管仲緊隨齊桓公之后,跪坐在坐席上。

    “不知仲父來找寡人,所為何事?”齊桓公直接開門見山。

    “君上可知明日將有晉使臨朝?”

    “此事中大夫已向寡人稟報過,怎么,仲父覺得此事不妥?”齊桓公疑惑道。

    “那君上可知晉使所為何事而來?”

    “這個……寡人卻是不知,不過,想來那晉侯懼我之威,或是想要與我通好罷!”齊桓公滿不在乎的說,他現在正是春風得意時,雖然還沒有進行歷史上的葵丘之盟,以盟約的形式正式確定齊國是諸侯老大哥的地位,但是齊國現在即便是沒有那一紙盟約,在中原諸侯之間的老大哥的地位依舊是不可動搖的,缺的只是個名分而已。

    去歲,他聯合諸侯之兵伐楚,雖然沒有真打起來,但是楚國這個南蠻大國都已經向齊國服軟,這天下還有比齊國更強大的國家嗎?在齊桓公的心里,怕是沒有了!

    晉國在此時又不是什么大國,齊桓公心里有一二輕視之心很正常。

    “君上,晉使明日所陳之事乃是晉太子申生意圖弒君之事,不過……”管仲話鋒一轉,“那晉使今日私下見臣,言晉太子乃是為晉侯夫人驪姬等人陷害,想要請求君上為晉太子申生洗刷冤屈,并發兵助晉太子申生歸國。”

    齊桓公眉頭緊鎖,“此事是否屬實?”

    “那晉使言辭鑿鑿,甚為懇切,期間涕泗橫流,悲痛不已,臣觀其人、其語,未發現有甚可疑之處。”管仲也不敢把話說的太滿。

    “申生,申生……”齊桓公嘴里不停的念叨著,突然想起來什么似的,“寡人記得寡人亦有女歸晉,不知和這申生有何關系?”

    都二十多年前事情了,齊桓公還能想起來他有個閨女嫁到晉國,也是難得……

    “這申生正是女公子之子。”

    齊桓公大驚,“竟是寡人之外孫。”

    管仲點了點頭,“然也!”

    “既然如此,寡人欲兵攻晉,為晉平亂,不知仲父以為如何?”

    這話說的好聽,但是卻不能只從表面理解,齊桓公難道真是那種能為了一個不怎么受重視的女兒和一個素未謀面的外孫出兵的人嗎?

    怎么可能?

    若是沒有申生這個外孫,他或許還要再考慮考慮,但有了申生這個外孫,他就能名正言順的插手晉國內政,有晉國使者的請求,自家的外孫又受了委屈,師出有名啊,正好能夠將齊國的威儀布于西方,齊國在中原、在東方、甚至在南方,威望已經樹立起來了,就差西方還沒有感受到齊國的大國之風,這怎么能忍?必須得西方的那些國家知道知道這天下諸侯的老大哥是齊國。

    周太史參加完葵丘之盟,那句“齊侯不務德而勤遠略”的評價極為精準。

    現在的齊國基本上就處于打著尊王攘夷的旗號,聯合中原的一幫小弟,四處打打打,當然了,也不能簡單的說齊國只是為布威儀于四方,充當諸侯的老大哥,齊國攘夷的功績是絕對不可抹殺的,幫助燕國北伐山戎,聯合諸侯之師存衛救邢,這些都是有大功于諸夏的,只是近兩年來戎狄安分了不少,畢竟小冰河期已過,戎狄的生存條件有所改善,戎狄安分了,齊國稱霸的事業不能忘,齊桓公當初重用管仲等人不就是為了在諸侯之間稱霸么?這個霸業自然是越大越好。

    “臣以為此事暫不可行。”

    齊桓公有些不解,“卻是為何?”

    “君上興仁義之師,為諸侯平亂,晉侯雖受蒙蔽,但晉侯,君也,父也,申生,臣也,子也,助申生攻晉,豈非以臣攻君,以子攻父?以臣攻君,可謂忠乎?以子攻父,可謂孝乎?不忠不孝,諸侯豈愿從我?臣今日前來便是要告知君上,明日若晉使請求君上出兵,君上切不可答應,若申生當真蒙受冤屈,君上答應為申生洗刷冤屈可也,獨不可答應攻晉,待來日晉侯崩,君上出兵相助于申生,亦非不可,萬不可在此時因此事而攻晉,如有,是示諸侯君上有大不德也!”

    管仲這一番話說完,齊桓公算是回過味了,確實如此,晉國的那攤子破事暫時還是不要摻合為妙,等晉侯死,能扶立申生繼位,也是個在諸侯之間露臉的機會,只不過是早晚而已,再等一等也沒什么。

    “仲父之言甚是!”

    ……

    ps:最近在讀老虎和青史盡成灰兩位大佬的書,作者突然對明代的那段歷史興趣大增,寫完這本書,作者也拿不準會不會再寫春秋戰國,一句話,且看且珍惜吧,二更送到,求推薦,求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意甲米兰被谁买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推荐群是不是真的 甘肃11选5前三组选遗漏 福彩中心3d342期开机号 暴走千金真人游戏 金巴黎彩票首页 做点刷pos代理赚钱吗 深圳风采中前三中奖没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二八杠棋牌app 中竟彩 平民可以赚钱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最新 福彩3d8码组六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