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32章 我為刀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罕夷、梁余子養和羊舌突皆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在函谷道中來回踱步,唉聲嘆氣的,仿佛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諸位大夫,太子生擒女賊回來了!”一位傳信的士卒急匆匆跑來向三人匯報,三人心中緊繃的那個弦立時松了下來,臉色也和緩了很多,萬幸沒出事……

    他們都不同意申生涉險,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申生雖然是落難的鳳凰,但是鳳凰即使是落難,那也是鳳凰,總有一天是要高飛的。

    奈何申生一意孤行,他們苦勸不住啊,還好有先友、魏?吡餃送?ィ?約跋鵲つ韭嗜私佑Γ??遣盼⑽?殘牧艘恍??還?睦鏌讕稍詿蜆模??魯魷至瞬畛兀?衷諤?游奘碌南?⒋?矗??遣懦溝裝殘模?殘鬧?嘁燦行┬朔埽?肜叢羰妝磺埽?缶?ü??鵲烙Ω妹皇裁醋璋?恕

    申生回來時,一張臉拉的老長,先丹木的臉上滿懷憂慮,魏?叩慕R讕杉茉諗?舨弊由希?扔崖嗜嗽諍竺娣辣缸鷗?吹撓ヰ蔚燃該?璐印

    罕夷見申生等人身后還有尾巴,立刻抽劍命令大軍戒備。

    梁余子養和羊舌突抽出長劍快速走到申生等人身后和先友共同應對尾隨而來女賊扈從,其他士卒手持長矛,將這些扈從團團圍住。

    “太子,怎么了?”罕夷問。

    “泥丸溝被堵,我大軍怕是難以從中通過了!”申生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罕夷也是大驚,“怎會如此,這女賊不是被擒住了么……”

    “還不是她作的好事?”魏?囈??敉頻繳晟?禿幣拿媲埃?吆薜乃怠

    “這事與妾一點關系也沒有!”女賊老神在在,矢口否認。

    “你在這函谷道中為寇日久,不知這函谷道中可有其他小道可以繞過泥丸溝,如果有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不傷你性命!”申生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

    “怕是要讓上國太子失望了,要想過這函谷道,泥丸溝乃是必經之路,不然妾何必在此設伏?”

    魏?叩慕T俅翁?攪慫?鈉し羯希?疤?櫻?嗽艏熱緩廖抻么Γ?蝗縞敝?

    申生沒說話,他在考慮這女賊話里有幾分真實性。

    “咯咯……”女賊發出一陣輕笑聲。

    “你笑什么?”魏?咝咨穸襠返奈省

    “公子想要過這泥丸溝也并非不可能,不過……”

    “不過什么?”魏?呃魃?任實饋

    “不過公子需要幫妾一個小忙……”

    申生沒說話,罕夷也是沉默,魏?呃浜吡艘瘓洌?俺招耐?耄

    女賊沒搭理魏?擼?謖飫錟蘢骶齠ǖ娜聳巧晟???咧徊還?慶璐傭?眩?運?鴯蟮納矸藎??糾戀美砦?噠庵中∴多丁

    申生還是不說話。

    “公子可知,這封住泥丸溝不是妾的本意……”這話說的就半真半假了。

    “哦,那你的本意是什么?”申生打斷了她的話,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

    “不,這很重要,既然你想讓我幫忙,那我多少還是需要對你了解一些的!”申生如是說。

    “公子說笑了,不是妾想請求你幫忙,而是合作,你幫妾一個小忙,妾助你通過泥丸溝。如何?”

    “別忘你現在我手上,你可沒有與我討價還價的余地……”申生瞇著眼,看著她。

    “那公子大可一試!”女賊脖子一梗,一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的樣子。

    “魏?擼?惆閹?囊路??橇稅笤誄瞪希?枚??雍煤瞇郎托郎停 鄙晟?旖槍雌鵒艘荒ɑ敵Α

    “唯!”魏?嘰罄鄭?鶴湃吮鬩?摺

    “你真……無恥!”女賊又驚又怒,就差沒指著申生的鼻子破口大罵。

    “錯了,本公子的牙口一向很好,怎么會無恥呢?”申生現在很淡定,這女賊既然有過泥丸溝的法子,他自然也就不用太擔心能不能通過函谷道的問題。

    深吸了一口氣,在心中強行忍住了要把申生掐死的沖動,女賊避重就輕說:“妾原本只是想要劫持公子,然后索要一些財物,故而在兩坡上讓人準備了一些大石滾木等物,用以威懾,若是封住了泥丸溝,日后行旅客商不從此處經過,那豈非作繭自縛,況且,封住泥丸溝事大,必然會引起肉食者的注意,如此自找麻煩之舉,妾怎會如此糊涂?”

    “封住泥丸溝之令必是那乳虎等人所為,這些人向來對妾不滿,今日不過是伺機報復罷了,若是公子想要通過泥丸溝,必然要先解決這些人,不然,必受其害!”

    申生對這一番話是不怎么相信的,但問題是他又不會什么讀心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無從辨別,他現在當務之急是率軍通過泥丸溝,進而出函谷道,不過,他感覺這女賊似乎是想拿他當槍使。

    “嗯,卻也有些道理……”申生微微頷首,似乎很同意女賊的說法。

    “猛足!”申生喊道。

    “臣在!”

    “你去告訴那些尾隨前來的盜寇,就說如果想要讓他們女公子安全離去,就把今日那些在山坡上推落大石滾木的盜寇全部殺掉,并且把泥丸溝清理出來,供我大軍通行,待我大軍通過函谷道后自然會讓他們女公子離去,不然,就讓他們等著給他們的女公子收尸罷!”申生冷冷的說。

    “唯!”猛足領命而去。

    “你……”女賊氣的渾身發抖,申生很明顯是不安好心,讓她的扈從出工出力,然后自己坐享其成,但是她能有什么辦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她不聽話可能都要被扒光衣服綁在車上供人欣賞,更別談……

    不是說諸夏貴公子都有謙謙之風么?禮儀之邦,冠帶之國的風度都去哪了?

    她今日怎么遇到了這么一厚顏無恥之徒,真想唾他一臉……

    “這就是你們中原人的禮儀?妾今日也算是漲了見識……”女賊冷哼一聲,“穿衣著冠的未必是人,或為禽為獸也說不定。”

    “你說什么?”魏?咚布澠?耍??T俅偽平??饈槍脹淠ń塹穆釕晟?

    申生擺了擺手,“莫要和女子一般見識,失敗者總要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嗯,你我諸夏君子,連這些失敗者自怨自哀之言還容不下么?讓人將她綁起來,看緊了……”

    “唯!”

    ……

    ps:猛足這個人在《國語·晉語》中出現過,曾勸說過申生出奔,但在《左傳》等書上用的卻是“或曰”,即有人說,可見這人地位可能不高。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广东时时彩网站 加拿大快乐8开奖信息 三肖中特期期准l 新老时时彩的区别 河南快3开奖基本走势 3d组选号码280前后关系 11.1号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福建时时彩11选五投注 时时彩微信群如何赚钱的吗 广东36选7走势图前60期 欢乐升级赌博 捕鱼大师手机下载下载 湖北快三一定牛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二八杠自行车骑法 捷豹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