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24章 魏犨來投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地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手。

    雪,還在下……

    上陽館舍,申生臥室。

    窗前有一方形矮塌,一層階梯那么高,平常榻中央擺放著一張漆案,作會客之用。

    此時漆案已經被放在一旁,中央擺上了一只銅壺,長頸圓腹,壺里還插幾支箭。

    申生站在室中央,手拿著一支無鏃箭,抬起手來欲投,兩名女婢,一個站在他的左手邊負責給他奉箭,一個站在矮榻前負責將他沒投中的箭撿拾起來。

    投壺起源于射禮,一般而言,主人在宴請賓客的過程中都要請客人射箭,不過,有時候由于場地的限制,不足以張侯置鵠,或者由于賓客眾多,不足以備弓比耦,故而以投壺代替彎弓,以樂嘉賓,以習禮儀。

    投壺在此時來說,不僅是宴會之間的一場助興游戲,更是禮儀。所謂投壺者,主人與客燕飲講論才藝之禮也。意思就是說,投壺是一次讓主人和客人各自展示一下才藝的禮儀。

    當然了,展示的主要是“射”這個才藝,其實也算是一種卿士大夫之間的才藝較量吧。

    射是君子六藝之一,在此時,卿士大夫要是不會射箭,會被人笑掉大牙的,而投壺,是射之細也!

    投壺的難度比射箭要高,所以,一經出現,很快就在卿士大夫之間風靡盛行,經久不衰,直到清末才退出歷史舞臺。

    歷史上晉昭公和齊景公就在宴飲的時候圍繞著投壺暗暗較過勁,當時晉大夫荀吳支持投壺,荀吳說:我們君上要投中,那就代表上天要我們晉國一直做諸侯的老大哥,齊景公說:我要投中,就代表上天讓齊國和晉國交替興盛。

    然后,兩人都投中了。

    再然后,晉國被一分為三,姜齊變成了田齊……

    申生閑極無聊,用投壺來打發時間。

    大雪從昨天開始下,到今天依舊沒有停止的意思。

    這樣的天,無法啟程趕路,也沒什么事可做。

    投壺自然也就成了打發時間的首選。

    好不容易從晉國逃了出來,游戲一下權當是放松了。

    瞄準壺口,申生控制好力道,而后迅速將手中的箭擲出,乒的一聲,箭矢落入壺口,在壺中前后搖擺了幾下,這才停下來。

    “公子好厲害!”旁邊給他奉箭的女婢拍手稱贊道,一雙眼睛里寫滿了崇拜二字。

    申生勾起嘴角笑了笑,沒說話。

    嗯,這個叉裝的有九十九分的水準……

    接過女婢遞過來的箭,申生再次瞄準準備投擲的時候,先友大步從門外走了進來。

    “太子!”

    “何事?”申生邊問邊將手中的箭矢拋擲到壺中。

    “有客來訪!”

    “嗯?”申生有些奇怪,這下雪天,他在虢國又沒什么相熟的人,誰會來拜訪他?

    “魏萬大夫之子魏?嚀氐厙襖賜侗繼?櫻 畢扔巡鉤淞艘瘓洹

    “哦……”申生明白過來了,他怕是像歷史上重耳出奔時那般,有所謂的賢良豪杰自備糧秣不遠千里的前來追隨了吧。

    魏?噠飧鋈耍?晟?故怯行┯∠蟮模?且輝泵徒???曳紙?蟮奈汗?褪俏?叩淖鈾锝?⒌摹

    不過,此時的魏氏雖然列為卿大夫,但是在晉國的卿大夫中間的地位不高,同時期的韓、趙兩家也是。

    而且魏氏以材力聞名,在晉國材力出眾的大有人在,比如先氏一族同樣也是,但人家先氏一族是晉國公室。

    事實上,魏氏到魏?叩乃鎰游虹?保?耪?皆誚??⒓!

    歷史上魏?咴誄清е?膠螅?蛭?鶘罩囟?畝魅速腋侯康募葉?畹惚簧薄

    和他一同縱火的顛頡就被殺了,他之所以幸免,完全是因為他的材力非一般人可比,在前胸受傷的情況下還能“距躍三百、曲踴三百”,重耳愛其材,最后只把顛頡推出來祭旗。

    ……

    正堂。

    申生沒來之前,先丹木暫時代替申生招待魏?摺

    罕夷和梁余子養三人跑去慰勞士卒去了,下這么大的雪,士卒第一次離鄉難免會有一些情緒。

    申生昨天從公孫無詭的府中出來之后,就親自去了一次,和士卒在一塊推心置腹的聊了聊,然后又跑到虢公丑那里打了秋風,要了些御寒的衣物,今日罕夷、梁余子養和羊舌突三人為此事而去的。

    魏?咦蛺煸縞隙曬?坪又?螅?把┲北忌涎簟

    因為他也不知道申生到底是準備留在虢國不走了,還是停留一段時間后離去。

    若是前者,那還好說,若是后者,避雪停留一天,可能就有錯過的風險,還是早早投奔更讓人安心一些。

    “太子!”申生邁進正堂,先丹木起身離席向他行禮。

    “臣?咴缸匪嫣?櫻???有?潰 蔽?叩ハス虻兀?彩腫饕鏡饋

    “哎呀,魏君子這是作甚?魏君子不避路遠前來投奔,于我已是大德,又行此大禮,申生受之有愧,快快請起,快快請起……”申生無不虛偽的說,坦然受了大禮之后,這才走上前去攙扶。

    魏?咴諦鬧興閃絲諂???饉閌前萋臚煩曬α恕

    雖然他知道申生肯定不會拒絕他的追隨,但是在事情還沒成功之前,正常人心里都會有一些小忐忑的。

    “入座罷!”申生走到上首主位,當先坐了下來。

    然后,先丹木、先友、魏?呷?蘇獠怕渥?

    之后,相互寒暄一番,這才打開話匣子。

    “太子居曲沃數年,曲沃人人皆樂為太子而死,驪姬等人多行無道,朝中積冤已深,若借朝中之眾,用曲沃之力,雖不敢言攻入絳城,除君側之惡。但保曲沃一地,未嘗不可以少安,待到君上百年之后,太子必可入絳而安社稷,如此豈不勝于流離于道途為亡人逋客?”魏?咿燮鸚渥櫻?剿翟秸穹埽?炫謔淺溝狀蜞肆恕

    申生低頭把玩著腰間的佩玉,沉默不應。

    這就是特么的馬后炮,現在說這話是屁用沒有。

    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從曲沃逃出來過了,后面還有二五等人緊追不舍,除了逃跑還有別的路嗎?

    ……

    ps:過渡章節,可能有點無趣,又不能不寫。

    二更,求推薦,求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梦幻175级龙宫赚钱攻略 云南11选5前三走势 福伦丹VS特尔斯达分析 羽毛球直播网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2017年买出租车赚钱吗 快乐10分复式怎么玩法 pc蛋蛋预测99预测北京 贵州11选5手机助手 双色球复式投注表 英超直播360高清直播 山东时时彩是什么东西 电子游戏网站1277 顶呱刮百度贴吧 王者捕鱼得分技巧 甘肃快3今天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