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20章 老夫少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上陽宮大殿。

    申生安坐在下首,饒有興致的欣賞著款款搖擺的虢女風姿。

    宴飲怎么少得了歌舞。

    此時的娛樂項目又不多。

    歌舞這種真人秀表演一直極得貴族青睞。

    興之所至……

    咳咳,大家都懂的……

    當然了,這是在私底下。

    貴族們關上門來,想怎么玩怎么玩。

    周公制禮作樂只是規定了不同等級的貴族享受不同級別的待遇。

    至于私下里該怎么享受,周公可管不了這么多……

    不過,在公共場合,貴族們還是挺注意影響的。

    像陳靈公、孔寧和儀行父三個女裝大佬,穿著夏姬的褻衣在朝堂上相互取笑戲謔,那只是孤例。

    一曲舞罷。

    申生拿起酒爵,向虢公丑遙遙示意,“申生受污名于晉,見笑于列國,承蒙上國賢君不棄,設宴款待,尊崇備至,申生不勝感激,謹以此爵,祝賢君萬年!”

    說完,左手大袖一擺,遮面將爵中的酒飲盡。

    之后,立刻有女婢給申生斟滿酒。

    虢公丑哈哈大笑,同樣飲了一爵。

    頓了頓,虢公丑雙眼微瞇,聲若洪鐘,“太子來寡人之國,以為寡人之國如何?”

    申生拱了拱手。

    “賢君之國,毗鄰周地,為天下繁華之地,申生一路所行所見,見賢君治下之虢民,皆自安其業,上下和悅,風移俗易,賢君可謂生民有道,申生謹為賢君賀之!”

    說完,再次舉起酒爵,向虢公示意。

    很明顯,申生這是在吹牛批,他雖剛到虢國,但一路行來,看到的卻是小民衣不蔽體,面有菜色,時有白骨露于野,行人如行尸走肉一般。

    繁華富庶,上下和悅那是和虢國一點邊都不沾。

    但問題是,申生這么毫無節操的吹捧,虢公丑聽著卻很高興。

    或許,他覺得虢國還真如申生說的那樣。

    他自己還真是生民有道……

    “比之晉國如何?”

    虢公丑又飲了一爵酒,問了一個比較尖銳的問題。

    這個問題對申生來說,實在不好回答。

    回答比晉強,虢公丑是高興了,那他就會為人所輕。

    回答不如晉國,那他倒是不會為人所輕,但虢公丑肯定不怎么高興。

    他現在是寄人籬下,把虢公丑惹生氣了,實在不是什么明智之舉。

    沉吟了片刻,申生這才避重就輕回道:“虢民豪邁,有虢叔之風,晉民勤儉,垂唐叔之德,不可并論……”

    虢公丑撇了撇嘴,對申生的回答不甚滿意,卻也沒再追問下去。

    像這種想要借提問來貶低別人國家的行為是十分不禮貌的。

    周武王曾經就做過這種事。

    武王滅商之后,封箕子于朝鮮,箕子回周述職,武王向箕子詢問商朝滅亡的原因。

    史載箕子不忍言殷惡,以存亡國宜告,武王亦丑,故問以天道。

    總之,虢公丑其實也知道他剛才的提問有些強人所難,所以,也不再逼問。

    ……

    絳城,晉獻公寢殿,青煙裊裊。

    獻公趴在塌上,驪姬跪坐在塌上,輕柔的給獻公捏肩捶背。

    老夫少妻,能有此情誼,倒也讓人倍感溫馨。

    “寡人欲立奚齊為太子,不知夫人以為如何?”

    晉獻公早就想立奚齊為太子了,只不過之前有申生在,上下歸心,他雖然不斷給群臣作各種暗示,但是群臣響應者寥寥。

    再加上驪姬也同樣持反對意見,所以,才一直沒有廢申生而立奚齊。

    現在申生竟然圖謀不軌,并且還從曲沃逃了出去,有此弒父惡行,不配再保晉國的宗廟社稷。

    這樣一來,太子的位置就空懸出來了。

    國不可一日無君,國家的繼承人也應該及早確定,不然,群臣狐疑,或有二心,于國不利。

    “君上不可!”驪姬輕聲細語的提出了反對意見。

    “為何?”晉獻公疑惑不解。

    “申生之立,諸侯皆知,且國中多有人言申生無罪,乃是妾用毒計害之,君上于此時驟立奚齊,妾得利最大,國人必信妾害申生之言,申生之黨遍于朝中,而今申生存亡未可知,若其僥幸得不死,君上百歲之后,晉國再無妾母子容身地,請君上三思!”

    驪姬這哪是在拒絕,分明是在提醒晉獻公要消除后患。

    晉獻公被驪姬的這一番話說的瞬間醒悟了。

    對啊,申生試圖謀害君父這事,得向列國國君通報一下,不然,無端端的廢嫡立庶,難保諸侯不會橫加干涉。

    尤其是齊國,齊國現在勢大,中原諸侯大多遵奉齊國的號令,齊侯是申生的外祖父,難保齊侯不會因為此事怨恨晉國,聯合其他國家出兵伐晉,他活著的時候還好,萬一哪天他去見了桓叔,驪姬母子能抵擋的住齊國嗎?

    怕是不能罷!

    嗯,這事一定要派人原原本本的給齊侯解釋清楚。

    再者,申生在朝中的同黨較多,暗中支持申生的更是不計其數,這些人殺是肯定沒辦法殺的,晉國還要靠這些人來治理,不過,等申生一死,這些人沒了主心骨,自然也難成氣候。

    關鍵的問題在于,現在申生死沒死?

    如果死了,只需要簡單的向列國通報一下就行了。

    萬一申生沒死……

    那就無論如何一定要殺死他,絕對不能讓這個無君無父的逆子活在世上。

    “夫人勿憂,寡人明日便派遣使至列國,將申生所犯謀逆之事解釋清楚,再有,東關五那邊,寡人明日也派人前去問詢,讓東關五無論如何不能放任申生離開!”

    停頓了片刻,晉獻公又補充道:“但有抵抗,格殺勿論!”

    “如此,夫人可還有憂慮?”

    為了討好驪姬,晉獻公也是拼了老命。

    驪姬得到了想要的結果,哪里還有什么疑慮?

    她本來就不是真心拒絕,她要是不想立自己的兒子奚齊為太子的話,她處心積慮的置申生于死地干嘛呢?

    “君上厚愛,妾母子感激不盡……”說著,還嚶嚶的哭了起來,掩面拭淚,嬌俏柔弱的模樣,讓人心中的憐惜之心大起。

    “夫人,你哭什么啊?”晉獻公大驚,雙手撐起身體,箕坐在榻上,一把把驪姬拉到懷里。

    “妾……是太感動了!”

    ……

    (二更,求推薦,求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天天2棋牌 19500彩票游戏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结果爱彩乐 腾讯分分彩跟qq分分彩有什么区别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象棋怎么走的口诀 南京股票配资网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象棋技巧 王者荣耀高冷撩妹名字 新疆18选7官方网站 北京pk10现金网上投 云南时时彩福彩网 王者荣耀手游如何赚钱快 qq分分彩微信群 内蒙古十一选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