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14章 重耳奔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夷吾遭到了士缺率領的絳城士卒的進攻,重耳當然也不可能幸免!

    負責率軍進攻重耳蒲邑的是晉獻公身邊的一個寺人,叫勃?(dī),也稱寺人披。

    相比士缺的有意放水,勃?就盡忠職守多了。

    舉個簡單的例子吧!

    蒲邑距離絳城的距離,要比屈邑距離絳城遠近半截,但勃?和士缺幾乎是同時到達的。

    歷史上重耳回國繼位之后,?芮和呂甥圖謀作亂,勃?深夜求見,重耳直接拒絕,而且還讓人訓斥他,其中訓斥的內容中就提到了此次伐蒲之戰。

    據說晉獻公給勃?到達蒲邑的時間,是第二天趕到,但勃?立即就到了,所謂的“君命一宿,汝即至!”

    這說的就太過夸張,就絳城和蒲邑的距離來說,除非勃?和絳城士卒背生雙翼,不然,絕對不可能一夜就到達蒲邑,就是一天也絕不可能。

    當然了,行軍速度這個事不是《左傳》上的這篇《寺人披見晉文公》文章的重點,文章的重點是晉文公不計前嫌、寬宏大量的原諒了寺人披,并且塑造了寺人披這個能為君主盡忠職守的忠義形象。

    就拿這一點來說,《左傳》的故事講的是相當成功的!

    人物形象鮮明,重點突出。

    總之一句話,勃?到達蒲邑的速度非常快,超出了預期,同時也打了重耳一個措手不及!

    這是多大的仇怨啊?才能如此迫不及待的要重耳的命!

    重耳本來剛在他老師胥臣的反復苦勸之下下定決心準備出奔他國,東西還沒來得及收拾好,勃?就率人攻進城了。

    原本重耳猶豫不定,賈佗和顛頡為防萬一還加強了戒備。

    后來重耳決定出奔,二人忙前忙后,而且由于已經是準備出奔了,蒲邑的防守自然就松懈了下來。

    然后,勃?幾乎是毫不費力的就攻進了蒲城。

    此時,勃?正親自率人攻打重耳的公子府。

    幾乎沒有遇到什么像樣的抵抗,勃?就攻進了重耳的公子府中。

    一時間,整個公子府中雞飛狗跳,亂作一團。

    本來公子府的小臣、皂隸正忙著幫他們的公子收拾東西,誰能想到絳城的軍隊毫無任何征兆的就到了。

    重耳也沒想到,絳城的軍隊這么快就攻到了府中。

    他前腳剛接到勃?攻城的消息,人手還沒召集齊,后腳勃?就攻到了他的府中。

    沒辦法,事已至此,還有什么東西可收拾的,逃命要緊!

    于是,他在胥臣、賈佗和顛頡及一干侍衛扈從的保護下,著急忙慌的向公子府后門趕去。

    沒想到還沒趕到后門,勃?已經率人追了上來。

    “重耳,哪里走?”勃?在重耳身后大喝一聲。

    重耳不答,依舊快速往后門趕。

    勃?見狀,知道重耳是準備頑抗到底了!

    既然如此,他也不再多言,命人加速將重耳等人包圍起來。

    兩相遭遇,一場戰斗自然是避無可避!

    重耳身邊的扈從雖然不似勃?身邊的士卒多,但是重耳這些年來在蒲邑廣施恩義,身邊之人個個愿意為他效死,故而極為勇猛。

    一時間卻也能和勃?等人殺的難分難解。

    胥臣三人保護著重耳且戰且走。

    待到后門,才發現后門緊閉,十幾名士卒正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原來勃?在包圍他們的時候,又偷偷分派人手把后門堵住了。

    欲進無路,欲退不得,不僅是重耳,胥臣三人也是心急如焚。

    賈佗再次刺死一人,借著空檔,朝前看去,忽然注意到后門的墻垣矮小,將近一米來高的樣子,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后門雖然被堵,卻也不是沒有一線生機。

    只要躍垣而出,未必不可逃脫。

    心中已有計較,賈佗開始故意帶著重耳等人往后門左側的墻垣處且戰且走。

    待到墻角,重耳的扈從將四人圍在身后。

    “公子,走!”賈佗招呼一聲,當先翻越到垣外,他先翻而出,其實是為了要幫重耳探路。

    重耳見狀,也明白了賈佗的意思。

    當即便要緊隨著賈佗翻越墻垣。

    不過,勃?怎么可能就這么讓重耳給逃脫了?

    見到重耳馬上就要逃脫,勃?也是急了,帶著士卒猛攻重耳的侍衛扈從。

    你還別說,真還讓他撕開了一個口子。

    勃?借著這個口子閃身而入,一把抓住了重耳的衣袖。

    重耳正在翻越墻垣時,沒想到卻被人抓住了袖口,于是,拼命往回拽。

    勃?持劍便要下劈。

    胥臣和顛頡也看到了這驚險的一幕,挺身持劍向勃?刺去。

    勃?見這二人持劍刺來,躲閃之間,手里的劍也失了準頭,只砍下了重耳的一段衣袖。

    重耳沒有了勃?的扯拉,自然很快便翻過墻垣。

    胥臣和顛頡二人見重耳已經逃離,也借了個空檔,迅速抽身翻過墻垣,外面的賈佗也不知從哪搞了一輛馬車,已經在等他們了。

    四人上車,賈佗立即駕車離開。

    ……

    翟國,在晉國之西。

    色尚白,著白衣,因謂曰:“白狄”或“白翟”。

    宗周時期,游牧于陜北高原(今延安一帶),與赤狄隔黃河相對。

    后來逐漸發展到晉國西北汾水以西地區。

    曲沃代翼期間,白狄就時常侵擾晉國的邊境。

    只不過,翼城無暇他顧,只能采取守勢。

    晉國老大夫狐突便是出自白狄(《中華少數民族文化大辭典》的說法)。

    此時,翟國國君的穹廬之中。

    絡腮胡,大餅臉,皮膚黝黑,一身獸皮的翟君正在和一位身著寬袖大袍,束發右衽的中輕人敘話。

    此時諸夏與戎狄雜居,戎狄部族有幾個諸夏士大夫著實算不得奇怪。

    中原之地,也有戎狄蠻夷居住。

    這很正常!

    翟君之所以會找來這位諸夏的士大夫,是因為他昨晚作了個夢,很奇怪的夢。

    夢到蒼龍蟠于城上。

    他很困惑,因為龍是諸夏的信仰神獸,城邑也是諸夏民族聚居地。

    白狄雖然也有城邑,但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哪有什么固定的聚居地。

    因此,他沒有去找部族中的祭司,而是找來了在部族中居住的,據說是諸夏的士大夫,來為他答疑解惑。

    中年人聽完翟君描繪完夢中的情景,碾著胡須一言不發。

    解夢這事和解卦是差不多的,主要靠的就是忽悠,而且這個忽悠的技術一定要好,至少在邏輯上不能有漏洞。

    “君上,所謂水就濕,火就燥,云從龍,風從虎,同聲相應,同氣相……”

    話還沒說完,就被不耐煩的翟君給打斷了,“你就直接告訴本大王,這個夢到底是神靈想給本大王什么啟示就行了!”

    中年人心說:“夷狄果然就是夷狄,不通禮儀,不知教化!”

    心中雖然鄙薄之意甚濃,不過,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

    中年人只好揀好聽而又沒什么營養的話說給翟君聽。

    ……

    (二更,求推薦,求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山东11选5走势图表 淘宝赚钱联盟 零点娱乐下载 棋牌游戏通比牛牛 安徽时时彩开奖号码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 安徽时时彩开奖号 南京鲜花店赚钱吗 五分彩预测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图解 秒速时时彩走势分析图 浙江快乐12投注工具 国际股票指数有哪些 山西泳坛夺金技巧 7星彩18136开奖结果 安卓有什么赚钱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