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13章 據城而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屈邑,城墻上。

    夷吾頭系一頂青銅胄(頭盔)。

    胄頂的裝飾物,成雞冠型的橢圓狀,橢圓的中間是一個圓形小孔,系帶從中間穿過,小孔兩側雕鏤紋理,系帶垂到胄體兩側底端,又有兩個孔洞,可以讓系帶從外穿到內側,從而將青銅胄固定在人的頭上。

    上身披著一具青銅甲衣。

    分前后兩面,正面有兩層,外層是一獸面青銅,獸青銅固定在后面的皮革之上,后面有皮革而無青銅護具,前后兩面在肋下處用系帶系牢固定,由于后甲長于前甲,所以在腰間又系了一根帛帶,用來固定后甲。

    甲衣里面依舊是傳統的上衣下裳,只不過改成了窄袖裝。

    這一套甲胄裝扮其實是相當笨重,頭上和胸前的兩青銅制品,憑空要耗費不少氣力。

    不過,有人想穿還穿不上呢,因為這是大貴族獨有的戰爭戎裝。

    不說別的,就拿青銅來說,青銅在此時那就是標準的流通貨幣,價值極高。

    夷吾頭頂和胸前的這倆青銅護具,若是拿去當貨幣流通,足夠一家下層小民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的了!

    夷吾之所以這身打扮,沒別的原因,絳城派大軍前來要拿他回去問罪。

    問罪?夷吾聽到這兩個字就冷笑不止。

    他有什么罪值得絳城如此勞師動眾的前來拿他?

    怕是因為他擋了驪姬母子的路罷!

    申生已死,他和大兄重耳當然就成了奚齊上位路上的絆腳石。

    他要是真的被抓回絳城,即便是想要像申生那樣自縊而死,怕也不可得吧!

    他算是領教到驪姬這個女人的狠毒了。

    “士大夫休要再言回絳認罪之事,本公子無罪!”夷吾站在城頭大聲回應道。

    夷吾口中的士大夫,是士?的長子士缺。

    此時士?已死,士缺是士氏一族在晉國朝堂上的代言人。

    說到士氏一族,可能很多人還不太熟悉。

    但是,若提到后來晉國六卿中的范氏,想必就有不少人知道了。

    范氏一族源出于此時的士氏一族,范氏的先祖士會正是這位士缺大夫的幼子。

    不過,士會現在還小,也就三四歲吧!

    士缺聞言嘆了口氣,他何嘗不知道夷吾無罪。

    但是,君上有命,他沒有辦法違逆也就是了。

    他之所以到屈邑之后沒有直接命人攻城,而是選擇了親自出面,好言相勸,不就是因為他知道夷吾無罪嗎?

    問題是夷吾不聽!

    其實,他何嘗不知,要是夷吾真跟他回了絳城,估計是有去無回。

    但這不也是沒辦法嗎?

    他父親在生前就預言過,重耳、夷吾二公子或許可為晉君。

    現在獻公已老,他雖然受命于君,但是,他還真不想太過得罪夷吾。

    未來的事誰知道呢?

    他父親的睿智,他是比不了的!

    不過,樣子還是要做一做的,不然沒辦法回去交差!

    “傳令,攻城!”

    士缺回到中軍之后,立刻下達了攻城的命令。

    他剛才是親自乘車去屈城下勸夷吾的。

    隨著士缺戰爭命令的下達,來自絳城的前軍士卒首先推著攻城器械緩緩向屈邑城下移動。

    此時的攻城戰,能用到的攻城器械其實并不多。

    畢竟,公輸班和墨子這兩位大牛還沒出世。

    主要的攻城器械大概有四種。

    其一是沖撞車,主要是撞擊城門用的。

    其二是壕橋,也稱飛橋,用來通過城外的壕溝或護城河等障礙,作為攻城部隊臨時使用的便橋。

    其三是??(fén wēn),相當于運兵車,車無底,以大木作周框,下有四輪,上架如屋頂,以生牛皮蒙在上面,車內可容十人,在內著地推車,可以安全的將士卒運抵城下。

    《孫子·謀攻》所謂“修櫓??,具器械,三月而后成。”

    最后一個,也是最主要的,就是樓車。

    之所以說它主要,是因為它能將士卒送上敵方的城墻上。

    前三個雖然用處不小,但是如果遇到堅城,從地面攻不進去,也就只能徒呼奈何!

    樓車有八輪,車兩側豎立兩根長柱,長柱上方用一根橫梁連接。

    長柱中間是板屋,士卒可以置身其中,板屋上方有繩子繞過橫梁。

    當士卒入板屋之后,由多名士卒齊拉繩子,將板屋升到空中。

    樓車既可作登城工具,也可作?望工具,在戰爭中俯視整個戰局戰況,方便統帥抓住戰機指揮作戰!

    據說,后來公輸班發明云梯就是受到樓車的啟發。

    士缺雖然下令攻城,但其實心中不乏放水的念頭。

    所以,他讓他的心腹登上樓車?望戰局,準備適可而止。

    他一點都不擔心晉獻公會因此而責怪他。

    屈城城堅,晉人皆知。

    當初他父親主持修筑屈、蒲兩城時,并不想將二城修的如此堅固。

    因為封給公子的城邑如果修的太堅固,對國家來說,容易出現很多不確定因素,比如受封的公子據城反叛等。

    因為此事,他父親還專門耍了個小心眼,筑城的時候,故意讓人在城墻里放木柴。

    此事,不知道重耳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反正夷吾得知之后,把這事捅到了晉獻公那里。

    這其實正和他父親的意。

    他父親借機勸說晉獻公不能在蒲、屈兩地修筑這樣的堅城。

    但奈何晉獻公不聽勸!

    所以,即使他此次進攻屈邑無功而返,晉獻公也怪不得別人!

    還能借機展示一下他父親當初是如何盡忠職守。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放水不能也放的太過分,讓人一眼就瞧出來,那就不妙了!

    夷吾見絳城的士卒推著一排排攻城器械向城下靠近,當即命人放箭。

    箭矢雖發,不過殺傷力著實有限。

    一來根本營造不出后世影視劇中萬箭齊發的場景,因為人手不夠,弓矢也沒那么多,更沒有火槍時代的三段射,士卒一箭射出再射一箭,也是需要時間差的!

    二來嘛,來自絳城的士卒有??車這種防御神器,弓矢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

    即便是沒有處在??車中的士卒,也有木盾作為防御工具。

    也只有幾個倒霉蛋,中了流矢而已!

    夷吾見狀,便命令士卒停止射箭。

    絳城的士卒,即便推到屈邑城下又能如何?

    對他們真正有威脅的是那些樓車中登城的士卒。

    只要他們擋住了樓車中士卒的攻城,他們就取得了勝利。

    防守的勝利!

    夷吾現在只想自保而已!

    不到萬不得已,他真的不想流亡他國,寄人籬下!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12bet娱乐城真人游戏 燕赵凤采20选5走势图 申城棋牌室 足球竞彩公式 麻将游戏 网购彩票网站 小火花自媒体撰写写文章可以赚钱吗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上证指数代码 福建11选5论坛 124期大乐透历史记录 斯诺克球桌尺寸 云南时时彩开奖软件 18选7要多少钱 325在线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