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7章 梁余子養使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虢國。

    如果按照后人的研究來區分,更加準確一點,應該稱為南虢國。

    宗周厲、宣之時,西虢東遷到此地,仍以虢為國號,史稱南虢。

    西虢的始封者為虢叔,據說乃是王季第三子,文王弟,文武之間為二王卿士,后輔佐武王滅商有功,被封于西虢(雍地,今陜西寶雞附近)。

    西虢地在王畿以內,是典型的畿內封國。

    雍地在宗周國都鎬京西北,武王將虢叔封在雍地的最初用意大概是想要讓虢叔的后代成為宗周的西部屏障,用來防備西部地區的戎人部族罷!

    不過,大概武王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還沒等到犬戎滅亡宗周,虢叔的后代竟然提前跑了。

    這個逃跑的速度,鄭桓公看著也只有傻眼的份……

    在坑周王室這件事上,虢國絕對是鄭國的前輩。

    毫不夸張的說,宗周就是被這群同姓給挖坑埋上的。

    都是特么的坑貨!

    靠譜程度還不及異姓嬴秦的萬分之一。

    嬴秦最初被封在西垂,也就是宗周王畿的西部邊疆,在雍地西南,任務和西虢國是一樣,保護宗周王畿不受戎人的侵犯。

    和西虢不同的是,人家嬴秦為宗周的宗廟社稷戰斗到最后一刻!

    雖說后來西虢、鄭國、嬴秦都從畿內封國一躍而成畿外封國。

    但可以這樣說,只有嬴秦這個畿外封國的諸侯地位是靠盡忠職守換來的。

    而且,還是一張空頭支票!

    西虢和鄭國都占了同姓的巧。

    鄭國好歹還在平王東遷和攜王之亂的時候出過大力氣。

    虢國呢?也就在桓王插手別國事務的時候出過一些力氣!

    別看虢國為周王室出力不多,但架不住人家命好啊!

    平王在位的時候,平王就有意讓南虢的第一位國君虢公忌父取代鄭莊公成為王左卿士,雖然最后這事沒成,為此還鬧出了一出周鄭交質的大戲,但由此可見周王室對虢國的偏愛!

    桓王在位的時候,桓王終于擠掉鄭莊公,把虢公忌父的兒子虢公林父給扶上了臺!

    當然了,命再好,也有點子背的時候!

    毫無疑問,虢國現在正處在點子背的時候!

    例如,虢國的軍事重鎮,也是國都上陽的屏障,下陽邑就被晉國給攻占了。

    雖說,在而今虢國國君虢公丑的帶領下,虢國取得了數次對晉作戰的勝利。

    但是,這只是落日的余暉而已!

    若是用評價桀的那套標準,即桀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來評價虢公丑,現在的虢國也能當得起“桀虢”二字。

    歷史上,宋國末期被稱為“桀宋”,宋王偃“東伐齊,取五城。南敗楚,拓地三百余里,西敗魏軍,取二城,滅滕(山東滕州),有其地”,號稱“五千乘之勁宋”。

    然后,宋國就被滅了!

    虢國現在的處境和桀宋很像,歷史也證明了這二國滅亡的原因大致相同。

    軍事上的勝利,掩蓋不了對內統治的暴虐。

    時人對虢公丑的評價是“虢多涼德,其何土之能得?”

    虢國的大臣舟之僑對虢公丑的評價是“無德而祿!”

    晉國大夫卜偃說:“亡下陽不懼,而又有功,是天奪之鑒,而益其疾也!”

    總之,虢國是快完蛋了,現在已經是晉獻公二十二年了,歷史上虢國就是在這一年滅亡的!

    梁余子養和先友入虢,并沒有著急著去面見虢公丑,而是攜帶了一批財寶先去拜訪了虢國的史官史囂。

    作為晉國大臣,太子申生的重要謀士,梁余子養自然對虢公丑喜好是略微知道一些的。

    比如,這位虢國國君喜好占卜,對鬼神尤為推崇。

    為了能滿足自己拓土廣地的,經常“拜丹朱神請土!”

    丹朱是帝堯的嫡子,雖然沒能繼位,但是在此時卻被民間奉為土地神。

    梁余子養和先友來拜訪史囂,目的是什么?不言自明!

    “客從何而來?”史囂宅院的某間房中,史囂跪坐在坐席上,看著眼前的兩個不速之客,問道。

    這倆人號稱是他的故人,府中的小臣見二人衣著談吐皆是不凡,竟然信以為真,將二人請到家中。

    他從宮中歸來,乍聽之下,還猶自有些詫異,見到這二人之后,才知道這根本不是什么故人!

    不過,觀這二人的表現,卻也不是尋常之人,正所謂來者皆是客,他也并沒有因此將這二人給請出去。

    “從北方而來!”梁余子養微微一笑,沒有正面回應史囂的問題。

    史囂心中一驚,捋胡須的手頓了頓,臉上卻沒有表露出來。

    虢國的北方,有虞國、晉國、芮國、梁國,但他覺得眼前二人是晉人的可能性比較大。

    “將往何處去?”史囂再問。

    “往西方去!”

    “既往西方去,客為何停留?”

    “想請上國賢君借道放行!”梁余子養答。

    “既是借道,客求于吾君便是,到我這里,怕是來錯了地方罷!”史囂隱晦的拒絕道。

    “大夫之言,我之愿也,然無由達,不敢見!”

    梁余子養這句話的意思是,他何嘗不想面見虢公?只不過沒有中間人引見,貿然去見,怕有些唐突!

    說這話其實就是為了能讓史囂稍稍放松警惕。

    畢竟剛才史囂已經在隱晦的拒絕他們了,他肯定不能在此時說出讓其幫忙在給虢公卜卦的時候動些手腳,除非梁余子養不怕被史囂趕出去!

    而請求史囂幫忙做個中間人,這事其實是無足輕重的,只要是能見到虢公的人都能充當這個中間人。

    這樣一來,史囂心中的抗拒和疑慮心理就會降到最低,還能樹立起梁余子養正人君子的形象,無形中就拉進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求人幫忙這種事情,千萬不能急,要慢慢來,一步一步的幫人打消顧慮,這才是正確作法。

    還有就是一定要有耐心,不能別人一拒絕了,你轉身就走了。

    這樣不是在求人,而是在命令人!

    梁余子養自然是明白這些道理的,所以,他即便內心再急,也不會表露出來。

    溫水煮青蛙要一點一點的加溫!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卓易彩票网站 浙江飞鱼开奖 4场进球彩对阵球队 快发彩票苹果 挖片赚钱 大乐透139期历史同期号 北京时时彩赛车计划 种香菇难赚钱 广东26选5奖结果查询 足彩半全场胜平 百度股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中奖号码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新出赚钱的手游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吉林十一选五遗留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