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晉霸春秋 > 第4章 式遏寇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東關五和申生兩軍在涑川遭遇,誰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有的只是命令軍隊加速前進,沖向對方。

    “二三子,隨我殺敵,保護太子!”先丹木乘車沖在軍隊最前面,大聲呼喊道。

    激昂的聲音充滿了煽動力。

    “保護太子!”

    “保護太子!”

    ……

    申生一方的國人士卒皆受其感染,無不大聲疾呼,奮力向前!

    轉瞬之間,兩軍短兵相接。

    先丹木率人當先沖進東關五軍中。

    一桿長矛舞動的飛快,下翻挑動間,便有一條人命被收割。

    羊舍突亦不落其后,率軍在側翼掩殺。

    一時間,喊殺之聲震天,馬蹄踏過地面,大地都跟著顫抖!

    申生也加入到了戰斗之中,這還是他這個靈魂第一次經歷如此血腥的戰爭廝殺場面。

    雖然他的腦海中貯存有原主經歷過的類似戰爭場面,但是他多少還是有些許的不適感。

    不過,他的這個表現對于整個戰局來說,其實是無關輕重的。

    他更像是一面旗幟,有了他的出現和加入戰斗,他這一方的國人士卒士氣大漲,用舍生忘死來形容絕對不為過!

    而反觀東關五一方,士氣雖談不上低迷,但也明顯不似他這一方的士氣顯得如此高漲。

    先丹木入東關五軍中左右沖殺,他的那輛戰車車后綁著的戰旗,比集結的號令還要管用,不斷有廝殺的士卒向那輛戰車車后聚攏,跟隨著他四處沖殺。

    申生的表現雖然不是太好,但是他是一面旗幟,而且他的車右先友表現得足夠勇猛,所以,車前車后也聚攏了大批士卒。

    先氏一族的族人材力驚人,申生也不知道這是不是遺傳因素。

    就拿原主伐東山皋落氏一戰來說,原主的御戎是狐突,車右便是先友,而先丹木則是罕夷的車右。

    車右這個活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一般來說,車右都是有材力之士,在戰爭中的任務,是執干戈以御敵,并且還有負責一些力役之事,比如行軍過程,遇到上坡,車馬上不去,車右就得下車助推。

    先丹木和先友兄弟二人在戰爭中擔任都是主要將帥的車右角色,由此可見這兄弟二人的勇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先友揮舞著長矛再次挑翻一人,罕夷駕著車沖撞著向東關五的中軍而去。

    戰爭進行的到這一步,有進無退,退一步便是萬丈深淵。

    申生借著這個空檔,朝側前方看去,只見先丹木正和東關五的車右殺的難分難解。

    申生雖然不認識那人,但見其能與先丹木戰的有來有回,也知那人肯定不是尋常人。

    “罕大夫,快,今日我要取那東關五賊子的首級,為太子泄憤!”先友一邊不停的收割著東關五一方士卒的性命,一邊大聲的催促著罕夷。

    罕夷一言不發,駕著車奮力朝東關五的戰車所在沖去。

    “大兄毋憂,我來助你!”先友抬頭見先丹木似乎落入了下風,大吼道。

    戰爭進行到這個地步,東關五是心驚的,他還真沒想到,申生一方士卒的戰斗力竟然會如此強悍!

    看起來似乎每一個士卒都有萬夫不當之勇。

    以一敵二,以一敵三的不在少數。

    他哪里知道,申生一方的士卒雖少,但都是羊舌突精心挑選出來的精銳,而且對申生的忠誠度極高。

    申生守曲沃的這些年,可不是白干的。

    事實上,申生在曲沃極得人心,心甘情愿為他效死的曲沃國人不在少數。

    不僅如此,申生在晉人中間,民望也是極高,口碑也是極好!

    東關五一方的大部分晉人士卒,對于追討申生多多少少是有些抵觸心理的。

    怎么可能會拼盡全力?

    況且,東關五在晉人中間的口碑實在不怎么樣。

    晉人會為這樣的主將而戰?

    開玩笑呢吧!

    國君不仁,國人會不會拼盡全力的為國君而戰,都要打個問號。

    更何況是一大夫!

    衛懿公好鶴的例子還用再多說嗎?

    東關五見形勢不利,已方士卒已經開始潰敗,便萌生了退意。

    又見罕夷駕車帶著先友趕來,心生恐懼,立刻命令御戎調頭。

    先氏兄弟二人的勇猛,晉人皆知,一旦再被罕夷駕車攔住了去路,那他可真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

    東關五的車右見車馬已經開始掉頭,虛晃一槍,不再與先丹木糾纏。

    之后,東關五的車馬立刻往回奔。

    主將潰逃,士卒自然不可能再堅守陣地!

    于是,東關五一方的士卒,開始大批潰逃。

    東關五自顧不暇,自然沒功夫去阻止,只能任由士卒逃離戰場。

    “東關五已敗!”先丹木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扯著嗓子大喊道。

    “東關五已敗!”

    “東關五已敗!”

    ……

    一傳十,十傳百。

    原本沒有注意到東關五逃跑的士卒,在聽到申生一方士卒的呼喊聲之后,也起了退心。

    甚至有幾個倒霉蛋,在抬頭尋找軍中大纛的時候,被申生一方的士卒給刺死了。

    東關五一方的士卒爭先恐后的掉頭往回逃竄。

    軍中的大纛被隨意丟棄,沒有人再去關心這些東西,只知道逃命要緊!

    軍心已喪,士卒自然沒有了戰心。

    羊舌突從側翼殺來,與申生回合。

    先丹木想要追擊潰軍,卻被梁余子養給阻止了。

    三路人馬匯合。

    申生見幾人面色紅潤,知道這幾人應是殺性正濃。

    “太子,君上遣二五前來追討,而今只見東關五領兵前來,唯獨不見梁五,臣以為梁五應率大軍在東關五之后,我等雖戰勝東關五,卻不可掉以輕心吶!”梁余子養未雨綢繆道。

    申生點了點頭。

    他還真沒料到這只是個先頭部隊。

    羊舍突匯報說是二五率人追上來,誰知道只來一個東關五。

    其實,這也怪不得羊舍突,他們這是在逃亡的路上,哪有太多的時間去細細打探敵軍的內情。

    不過,這場仗打的也不算虧,一來調動了士氣,二來多少也算是拖延了一些時間。

    這就足夠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點起兵馬,速速離開此地!”

    申生又不傻,他們剛和東關五戰過一場,若是再遭遇梁五的大軍,勝負的天平可就不一定會再次向他們這一方傾斜了!

    ……

    ps:再次感謝書友大隋后裔的推薦票紅包,以及qq閱讀,書友魏勇的推薦票紅包!!!

    允許作者再厚著臉求一次推薦和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坐标排列5 支付宝扫描领红包赚钱原理 杰克棋牌官网个人中心 日本排球比分网 加盟轻食明月包子赚钱吧 海南4+1开奖结果 新疆喜乐彩游戏规则 体彩p3字谜图谜总汇 天津11选5前三直遗漏数据 双色球开奖规则fushi 七星彩专家杀号定胆 长江彩票游戏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八位彩票 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双色球的红球怎么选 中国福利彩票辽宁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