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北明不南渡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計取云南(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對于朝廷派來的天使,沙定洲自然是恭恭敬敬的。

    只是對于跟隨在張煌言身后的二百多人的陣仗,卻有些疑惑。

    雖然穿的都是些禮儀性的服飾,支著旗幟。

    但以沙定洲嗅覺,總覺得他們就像是在戰場上浸染過的一樣。

    眉宇之間,帶著的一種殺氣騰騰的樣子。

    “張總兵,這些都是軍戶么?”

    此話一處,躲在眾軍之中的沐天波心臟都要跳出來了,這沙定洲有些警惕啊。

    萬一被發現了他們的圖謀,大家估計都要涼了。

    不過作為主事者的張煌言臉色并沒有太多變化,哈哈一笑,沖淡了稍微有些緊張的氣氛。

    “沒錯,他們都是圣上的親軍,皇衛營的人。”張煌言并沒有掩飾,反而是大方的承認道。“沙司使,你也應該知道,此時圣上正在石柱,所以對于云南的情況也能清楚,沙司使,剿滅沐家叛黨,實在有功于朝廷,所以特意挑選皇衛營的親兵,充做使隨,足以見得,圣上對你的恩寵啊。”

    聽這么張煌言這么一說,沙定洲放心了下來,明廷終究是龐然大物,中原正統,那彎彎繞繞的禮節,作為云南土司的沙定洲也不完全了解。

    相必這也是漢人朝廷的習俗,這些人雖然是當兵的,但看起來只帶的簡單的刀刃防身,似乎并沒有太大威脅。

    “早就聽說,圣上的皇衛營個個能夠以一敵十,如今一見,當真是名不虛傳。”

    “那是,圣上的親軍乃是天下精銳,千人破敵,萬人無敵。”

    是不是吹牛逼,沙定洲也只能陪笑。

    “敢問張總兵,那些箱子里又是何物?”

    隊列之中,還有幾輛大車,裝著一些沉重的箱子,沙定洲像個鄉巴佬一樣問這問哪。

    沐天波暗自聽著,總是心驚膽戰,箱子里裝的可是軍火,那些都是在準備發難的時候,配備給二百多皇衛營的士兵使用的武器。

    這張煌言可真大膽,深入敵營,又想在沙定洲的眼皮子底下搞事,真不怕露出馬腳么。

    反正如果換他沐天波來,估計已經要嚇尿了,心理就完全承受不住。

    “這些都是朝廷賞賜給沙司使的金銀細軟。”

    張煌言說道。

    他看沙定洲有些驚愕,似乎并不敢于箱子,這么幾車金銀,那量也太過于龐大了。

    “對于有功之人,朝廷向來不吝嗇封賞,內地富饒,這些金銀對朝廷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

    說到此,張煌言打開了最近的一車箱子,其中金色光芒,徹底閃瞎了沙定洲的鈦合金狗眼。

    那財富幾乎懵逼了沙定洲的內心,有些癡迷的一步一步走向,那即將屬于自己的財富。

    沐天波閉上了雙眼,臉色已經嚇的慘白,金銀只是蓋在了表面,下面可就不是了,他祈禱著千萬不要被沙定洲發現。

    不過,看起來沙定洲這個沒怎么見過世面的土司,最喜歡亮閃閃的東西了,那金銀讓他有些忘我的透露出了他貪婪的本性。

    那些都是他的,都是他的……

    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張煌言把箱子合上了,心理鄙夷著沙定洲這種猴急的性格。

    “按照朝廷的禮儀,這些金銀只等到正式冊封之后,當著昆明百姓的面,饋贈給沙司使。”

    沙定州終究是被驚醒,吞了吞口水,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忍不住又看了那幾個箱子一眼。“張總兵,準備何時冊封?”

    “這個嘛,沙司使很急么?”張煌言笑道。

    “也不是啊,只是卑職惶恐有些期待罷了。”沙定洲臉色微紅道。

    “今天,恐怕是不行了。”

    張煌言看了看天。“已經不早了,不如明日,沙司使看可好?”

    “一切按張總兵的意思辦就好。”沙定洲終究是心情大好。

    不但得到了朝廷的認同,保證了自己的地位的穩固,同時那幾車金銀,更是讓他垂涎欲滴。

    朝廷如此富裕,竟然輕易之間就能夠拿出這般的財富,云南果然太窮了,如果向中原發展下勢力,或許會獲得更多的好處。

    心情大好的沙定洲,當然不會怠慢張煌言一行。

    在昆明城中,設宴款待。

    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出面作陪。

    甚至還有那個被沙定洲軟禁起來,當做傀儡的云南巡撫吳應元。

    吳應元可不敢亂說話,身后還有著沙定洲的親信看著,背后那刀子的銳利,讓他脊背發涼。

    但吳應元,在酒席之上,試圖找各種機會給張煌言使眼色。

    只是張煌言根本沒有任何搭理他的意思。

    昆明陷于賊手,那是沐天波蠢。

    不過看起來這吳應元也挺蠢的。

    張煌言的計劃還沒有展開,唯一不穩定的因素,就是生怕吳應元,見到他之后,傻乎乎的想著拆穿沙定洲的偽裝。

    提前撕破臉的話,大家都只能殉葬。

    不過好在,吳應元還是怕死的。

    不作死,大家都好好說。

    酒席過半。

    大家交杯引盞,相互寒暄,氣氛還是很和諧的。

    沙定洲喝的很高興,喝到了看張煌言的時候,都帶了三個重影。

    “圣上準備封老子什么官啊?”

    “不僅僅封官,還封爵呢,隱蔽子孫,沙司使,朝廷對沙司使可還是厚道。”

    “厚道?”沙定洲喝的越發糊涂起來,言語都有些失控。“憑什么讓你們漢人,占著那中原花花世界,讓老子和族人,在這煙障之地受苦,也是老子人少,不然也學那北虜一般,去中原撈些財寶,呵,中原真是遍地財寶。”

    “沙司使喝醉了。”

    “不,老子酒量好的很,根本不會醉!”沙定洲也記不得自己在喝誰說話,反正這云南都要是他的了,想說什么就說什么,還怕有人敢弄死他不成。

    “沙司使該醒醒了。”

    “不,讓老子睡一會,睡醒了,老子要在云南稱王!朝廷要是不答應,反他媽的!”

    “朝廷不會答應的,所以沙司使可以反了。”

    耳邊的話,越來越輕。

    像魔音般侵入沙定洲的腦髓。

    惶惶然間聽到了打斗的聲音,很吵,吵的沙定洲想罵人。

    但脖子上的涼意,讓他緩緩的睜開眼睛。

    只看到張煌言那招牌般的淺笑,以及橫在自己脖子上的長劍,那露出的小虎牙,總感覺讓人不寒而栗。

    “沙司使,你醒了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手机版21点游戏下载 11选五计划手机版 北京pk10高手杀号法 彩票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九天娱乐官网 北京单场胜负开奖 体彩贵州11选5 福彩绝杀六码 11选5手机助手免费 至尊国际娱乐游戏网址 套利赚钱 江苏虚拟足球开奖结果 01彩票这个软件合法吗? 线上平台 福利彩票店什么时候关门 线上娱乐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