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復國 > 第252章 牛毛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侯云策進到屋里,趙英驚奇地道:“這個唐道士真是個江洋大盜,這個首飾是嫂子的,你看,上面有個小小的林字。”

    侯云策接過首飾,果然瞧見一個篆字“林”,道:“這肯定是岳母的家傳之物,嫂子進門之時,岳母送地禮物。”

    趙英夸獎地看了侯云策一眼,“阿郎真是歷害,看一個字就知道來龍去脈,嫂嫂不和何時把黃金項鏈丟失了,被哥哥揍了一頓,上一次父親到大梁時還說起此事。這個唐適真是該死,讓嫂嫂受了一頓好打。”

    趙英又遞過來三張羊皮卷。

    侯云策把羊皮卷攤開,看了半響,臉色忽陰忽睛,道:“這三張羊皮卷都是地圖,這兩張是大林各地軍隊部署圖,這一張是大梁城重要官員住所分布圖。”他指著地圖道:“此圖相當準確,你看,侯府就在這里。”

    看到這三張地圖,侯云策心中的大石頭終于落了地。

    侯云策全權負責北伐的準備工作,北伐能否成功,關鍵在于能否出其不意,出其不意的關鍵又在于“聲東擊西”之計能否奏效,所以,侯云策對于西蜀奸細特別敏感,他是抱著寧可錯殺不愿意放過地心理,派親衛隊擒殺有著種種疑問的唐適,如今證據顯示,當初的懷疑并非草木皆兵。

    侯云策很快又陷入了疑問:三公主中了唐門之毒,但是下毒之人肯定不是唐適,那么,又是誰對三公主下毒?

    大武帝國崩潰之后,軍閥割據,戰爭多如牛毛,北方大小戰爭更是接連發生,社會受到了極大的破壞,每遇災年,餓殍遍地,其狀慘不忍睹,大林朝八年苦心經營,中原漸漸進入了恢復期,隱現中興之勢。

    南方的戰爭相對北方來說要少得多,相對和平的環境,使南方經濟超過了北方,形成了若干以大城市為中心的經濟區域。

    以成都為中心的西蜀地,是兩漢以來的舊區域,每逢中原喪亂,就有人據西蜀自立,西蜀的農業和工商業都極為發達,成都市場繁榮異常,有蠶市、藥市、七寶市等,市場交易量極大。

    吳越都城杭州已成為東南繁華的大都市,有“地上天宮”之稱,因吳越受阻于南唐,故對中原的貿易,都由杭州出海,自海路而至山東青州,海路的商業日趨發達。

    揚州位于運河、長江之沖,為唐代鹽鐵轉運使的駐在地,其地一方面為內河航運的中心,一方面外舶亦可自長江進口至揚州,所以揚州胡商極多,是一個大商富賈、達官貴人與名士妓女的集中地,杜牧長期住在揚州,流連于風華雪月之中,夢醒之時。發出了“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的感嘆。

    另外還有廣州,是南洋第一大貿易港,船舶如林,商賈云集,有婆羅門、波斯等船,載有香藥珍寶、積載如山,也是繁榮之極。

    大林帝都大梁城從繁榮程度來說,并不如成都、杭州、揚州、廣州等城市,只是這些割據政權都是富而不強,在大林朝軍事力量面前,隨時都有覆滅危險,正因為此,大梁城內就成為各種勢力的角逐場,表面風平浪靜。暗中卻激流涌動。

    白云觀事件,柳江清已接近了事實真相,只是道士唐適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案件性質無法確定,最后案件送到新任的大梁府尹昝居潤手中。昝居潤一語定下了案件的基調:“道士、和尚云游四方,來無影去無蹤,有什么案子可查,城南尉難道沒有事情做嗎。此事就不必再提。”

    柳江清身邊的可人兒是昝居潤所送,此時,他雖然覺得白云觀案件疑云重重,面對著府尹的決斷,也就只好罷手。

    而三公主中毒事件,讓侯云策和趙英感到頗為棘手。

    “除了瘋子,任何人做事情都有動機。從表面上看,三公主中毒而亡。最大的受益人是田淑妃,同樣最大的嫌疑人也就是田淑妃。但是,田淑妃有兩個兒子,對她形成威脅的是林宗訓,她實在沒有必要冒著滅族地風險去毒殺一位公主,所以,田淑妃不會笨得下毒謀殺三公主。”

    侯云策加重語氣道:“若不是田淑妃,那會是誰下此毒手?”

    趙英小臉仍然帶著憔悴。她托著腮坐在窗前胡桌旁,桌面是上好的深山老木做成,一圈圈的紋路就是水波一般。極為清晰,郎君最愛這種僅僅上了清漆的桌面,據他說這些紋路就是樹的年齡,每長一年就會在樹干上增加一圈,趙英一邊聽著郎君說話,一邊用手指撫摸著桌面,心道:“這桌面竟然有二百歲。”

    侯云策見到趙英有些心不在焉,就停了下來,“你在想什么?”

    趙英這才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對著郎君笑了笑,道:“這樹活了二百年,若人要有這么長壽就好了,我擔心,若下毒之人沒有清查出來,陛下、小妹、宗訓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此言雖是小女子平常之言,卻如當頭棒喝,震得侯云策大腦“嗡、嗡”作響。

    如果林榮被毒,最大的贏家是誰?

    此時楊光義遠在德州,不再掌握禁軍,其下毒地可能性幾乎沒有。

    下毒者必然另有其人,或許和第二塊石碑有關?若真是這樣,現在追查出下毒之人,則是非常必要之事。

    侯云策突然有些心虛:組建黑雕軍、創建侯家商鋪、軍情營和飛鷹堂,對外聯絡里奇部、黨項頗超部,收服黨項房當部,還在靈州設立軍械五營。

    從外人角度來看,自己所做的這一切,活生生就是為了奪權。而事實上,侯云策所做這一切背后的原因就是復國,只不過到了大梁日久,復國之心反而越淡。

    這次輪到侯云策發愣了,他一只手抱在胸前,另一只手撐著下巴,腦袋里轉過了無數的念頭。

    趙英身穿一件白色外套,抬手之間,衣袖間露出一朵紅色的杜鵑花,看著楞征著的侯云策,略顯驚奇地道:“郎君為何也發愣,知道了誰是下毒之人?”

    侯云策苦笑道:“智能大師走后,已經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三公主被人下毒,貿然向陛下提起此事。恐怕有惡意中傷、挑撥事非地嫌疑,而且后宮之事,最忌諱重臣參與其中。”

    “此事查也不是,不查也不是,真是愁煞人。”趙英猶豫著道:“上一次郎君讓我管理飛鷹堂,我其實還一點沒有參與飛鷹堂之事,可否讓飛鷹堂來查此事。”

    飛鷹堂在侯云策安排下,早已成功地實行了轉型,變成了一個純粹收集外圍情報地機構,在孟殊和杜剛的經營之下,飛鷹堂及所有分堂都變成了大大小小的商鋪,利用著合法的手段收集有用的情報,這種點多面廣、由外及內、去蕪存精的收集情報方式。極為客觀地反映了大林朝各地的政治、經濟、軍事等等情況。

    侯云策再次苦笑,“飛鷹堂原本收集各地商業情報,只是大梁城局面如此復雜,為了避嫌,不宜再用飛鷹堂。”

    侯云策站起身來,道:“不想這么多了,如今我們宜靜不宜動。”

    林宗訓、趙家小妹是趙氏家族富貴地保證,趙英沒有侯云策這樣灑脫,也沒有猜到他的心思,仍然愁容滿面地道:“我還是要到宮中去一趟,悄悄警告小妹,讓她和宗訓都提防著小人。哎。別看宗訓是皇長子,失了娘地孩子在宮中就如一片孤葉。大風一來也就四處飄散了。”

    侯云策叮嚀道:“小妹年齡尚幼,也不知口風是否穩健,小英只可讓小妹注意飲食,且不可讓其知道三公主中毒一事。”

    “知道了。”趙英是侯云策法定妻子,她能夠無限接近卻永遠不能達到侯云策內心最隱密的地方。

    侯云策伸伸懶腰,道:“我送你到宮中,隨后我要到城外去溜溜馬。”

    侯云策負責北伐之事,趙英也不清楚,侯云策出城看河道均是借著溜馬的名義。

    侯云策帶著林中虎、羅青松和十位親衛,出了北城門,沿著護城河向北而去。剛剛走出城門,冬日里難得一見的陽光竟然鋪天蓋地般從陰沉沉的天空中撲射而下,護城河的凍塊在陽光下發出耀眼地光芒。

    河道經過顯德五年春季的挖掘,掏出了淤泥,加固了河道,使得河床加深了約莫一丈以上,玄蛟船通過沒有任何問題,就算是稍小一些的樓船也能通過。

    河面上,十幾個小孩子,坐在寬扁的竹筐上,兩只手持著尖利的小棒,用小棒在冰面上一撐,竹筐就飛快地在冰面上滑動,小孩子們玩得盡興,歡笑聲傳得極遠,而江邊則有幾位聳頭抄手的成年人,看著小孩子們在冰面上嬉戲。

    侯云策揚著馬鞭,指著冰面道:“這些大人并不禁止小孩子在河面上玩,說明這些冰層足以承受這些小孩子的重量,我在幽州的時候,曾經做過一些雪撬,綁在腳上,就可以在雪地里快速地滑行,速度比得上快馬。這是更北處胡族的法子,很好用。”

    林中虎還有少年心性,聽到還有這種好玩的方法,對羅青松道:“回去后我就做一個雪撬來玩。”

    羅青松在靈州時,已是副指揮使了,到了大梁以后,羅青松就又跟在了侯云策身邊,他地想法和林中虎不同,道:“雪地里行軍,最傷馬腿,有了這樣雪撬,獅營以后就不懼怕雪地作戰了。”說到這里,羅青松想起了在清水河畔雪夜襲敵營的寒風大雪,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侯云策贊許地看了羅青松一眼,道:“羅郎可是大有長進,這種胡族雪撬用來裝備步兵,在雪地上作戰最好不過。”說完又瞪了林中虎一眼,“最先跟隨我的杜剛、陳猛,都是獨擋一面的人物了。林中虎,你別光想著玩,要動腦筋想想如何帶部隊。”

    一行人走了不到兩里,聽到前面隱隱有打斗聲。

    一道一俗手持長劍,在凍面上交手,長劍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而一位道人埋頭坐在岸邊。侯云策眼尖,認出道長乃是凌靖。不用說,坐在冰面上的道長多半是其弟子柳青葉。

    一行人摧馬上前。來到了坐在岸邊的道士身后。

    坐在岸邊的道士正是柳青葉,她腳上中了幾枝細細的牛毛針,這種細小的牛毛針是唐門暗器,進入人體之后,會隨著血液四處流走。極為歷害。柳青葉的師兄就是手臂中了中了唐門牛毛針,最后莫名其妙地死掉了,最初大家都以為牛毛針有毒,后來捉住一名唐門弟子。大家才知道牛毛針的歷害之處,所以,凌靖弟子出門之時,都在身上隨身帶著吸石,就是專門防備唐門牛毛針。

    今天,柳青葉中了牛毛針,立刻用一條布條系緊了大腳,再用吸石順著受傷處吸取牛毛針。正在緊要處,后面響起了馬蹄聲,柳青葉沒有回頭,仍然專注地用著吸石,當兩根指甲殼一般長短的細針出現在吸石之后,柳青葉用手順著往上輕輕按壓,再也沒有刺痛之感,恨恨地罵了一句:好陰毒地暗器。

    唐門牛毛針實際上是用小巧地機械來發射。凌靖曾經繳獲過一個木盒子,鼓搗了半天,卻沒有能夠再次發射。幸好牛毛針射程不遠,數步之內才有效果,而且發過一次就不能再發,否則,唐門牛毛針絕對是一件令人望而生畏的武器。

    柳青葉吸出牛毛針,立刻提著長劍跳了起來,她沒有想到來人是侯云策,禁不住道:“怎么是你?”

    侯云策道:“令師在和誰交手。”

    柳青葉望著眼前這位殺父仇人,心中卻沒有一絲怒火,她沒來由地想起了被侯云策撲倒在地上的尷尬場面,臉上微微一紅,道:“是一個唐門之人,師兄就是喪命在他的手中。”

    智能大師也曾和唐門結仇,侯云策奇怪地問:“唐門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門派,怎么到處和人結仇?”

    柳青葉原本想裝作矜持一些,隨著侯云策問話,脫口道:“唐門使用暗器,為人自然就鬼鬼祟祟,向來為江湖中人不喜,行走江湖,難免不與人磕磕碰碰,只要沒有深仇大恨,大家向來點到為止,只有唐門暗器出手就要傷人性命,連和解地機會都沒有,仇人自然就多得很。”

    此話極為有理,當日在鄭州,侯云策和凌靖交過手,雙方表明身份之后,就一笑抿恩仇,侯云策等人若是與唐門交手,多半就會結成一筆死仇。

    暗器,傷人無形,傷自己也是無形。

    凌靖已經占據了上風,唐門弟子已被逼得在冰面上的滾了幾圈,柳青葉知道唐門暗器無孔不入,雖然師傅占到了上風,神色間仍然緊張萬分。

    侯云策心念一動,想起了小武說過的故事,就從馬側取下掛著的長弓。果然,唐門弟子突然一揚手,一陣淡淡的白煙出現了凌靖面前,凌靖知道唐門暗器歷害,只能躲避這一陣白煙,唐門弟子就朝對岸滑去。

    “颼”地一聲輕響,一枝雕翎箭刺破白煙,釘在了唐門弟子地腿上,緊接著,第二箭也如影隨形,釘在了唐門弟子的另一條腿上。

    侯云策臉色平靜地對林中虎道:“你去把唐門弟子擒過來,注意他身上的暗器。”

    林中虎興高彩烈地接受了任務,帶著兩名親衛,取過馬鞭就朝河中走去,他們三人看著凌靖等人在凍面上輕松自在,誰知走上去后,雖說小心翼翼,仍然不斷地摔跟頭。林中虎坐在冰面上,想著滑竹筐的小孩子,就干脆坐在凍面上,用刀鞘撐著凍面,滑向了唐門弟子。

    唐門弟子大腿被雕翎箭射穿,雙手撐著冰面,不斷向下流滑去,冰面上留下了一道長長地血痕。

    “颼”地又一聲箭響,唐門弟子的手臂上又中了一枝雕翎箭。侯云策身后的親衛均是箭法高明之士,看到侯云策箭法如神,禁不住齊齊地叫了一聲好。

    此箭射完,侯云策也是暗自得意,數年來,天天弓不離手,再加上天遁功極大的改善了視力,自己的箭法已達到黑雕軍一流水準,雖說比不上劉黑彀和賀術海東,卻已稱得上箭無虛發。

    (第二百五十一章)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求一个大唐炸金花群 电子游艺pt平台 二人麻将规则及番数 11选5胆拖投注金额表 黑龙江时时开奖时间 北京pk10走势图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河北时时网站 20万投资什么稳赚不赔 pk10直播现场直播网站 时时彩五星双胆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及玩法 时时彩大小单双怎么跟 7m体育即时比分 爱彩人彩票官方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