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覆手 > 第三百四十章 求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陸一航道:“能做警察的人很多,有我不多,沒我不少。我上個月正式向東唐檢查機構遞交了考試申請。由于高巖和東唐是友好兄弟城市,所以我在高巖從事司法的時間可以核算成東唐的時間。如果能通過考試,我換一個戶口后,就可以成為一名檢察官……準確說是檢控官。”

    曹云:“為什么不回高巖做檢控官?”

    陸一航回答:“在東唐學習一年,對東唐法律更為熟悉。曹律師你也說過要發展自身的優勢。我畢業之后,被調派到美國犯罪實驗室學習與工作。相對高巖來說,我可能還更熟悉美國的法律。”

    曹云問:“什么時候考試?”

    陸一航回答:“我的情況比較特殊,并且距離最低的三年司法工作時間還少半年。所以應該是半年后。”

    曹云道:“這半年就就先留在律師所,抱抱司馬落大腿吧。”

    陸一航站立,鞠躬:“對不起。”

    曹云:“這道歉我收下了。坐吧。為什么不做律師,想做檢控官?”

    陸一航回答:“我……我一畢業就能去美國學習……你懂得?所以我不用為金錢擔憂。我發現無論是高巖還是東唐,檢控官只能應付一般的律師,遇見名律師時經常會慘敗。所以我在一定程度上是擁護大陸法系的。但不可否認英美海洋法系有自身的優勢和特點,缺點就是檢控官。”

    通常來說,大陸法系的律師能作為的空間較小,對案件的影響程度較低。英美法系律師有可能直接影響案件的結果。大陸法系的缺陷在于裁判,如果能保證法官是非常聰明,業務能力非常強,辦案非常公平的人,那大陸法系幾乎是完美的。在發達國家中,法國、德國等十多個發達國家使用大陸法系。

    (本書從來就沒有看低過大陸法系,抬高英美海洋法系的意思。只是因為海洋法系律師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曹云調侃道:“嚴格來說,我也是富二代,但我必須努力賺錢。”曹云爸爸是曹烈,曹烈有錢嗎?肯定很有錢。

    兩人閑聊幾句,很輕易化解了外人看不見的緊張。如果陸一航不主動承認這事,曹云不肯定事態會怎么發展。陸一航說自己的律師證是李龍走后門特批的,自己根本沒考過試,一切的法律知識都是到高山律師所后學習的。

    這邊還在閑聊,又又有人敲門。

    這次來的是云隱,看了看開門的陸一航,隨意點下頭,做個手勢。陸一航很乖的出門。

    云隱到小陽臺處,看閉目假寐搖晃藤椅的曹云:“我不仗義我認了行嗎?”

    “真心認?”曹云睜眼問。

    云隱:“真心的話……我還是不認的。”

    “草。”

    云隱道:“我老子給我電話,老子我不可能拂逆我老子。沒錯,我對你是不仗義,但是比較而言我很仗義。再來一次,我仍舊會賣你。”

    “其實你賣我未必是壞事。”曹云道。

    云隱聽不懂:“何解?”

    曹云道:“我一度認為鬣狗和保云公司,和你爸爸,和你有關。雖然只是有點疑慮,但通過這次的事,說明我還是想的太多了。”

    云隱驚:“你竟然能把我聯系到鬣狗,你也是人才。”

    “腦洞大,沒辦法。坐!”曹云道:“鬣狗放人了。”

    云隱一拍掌:“好,太好了。我對你不仗義還在其次,如果因為我害死這幾個人,我真會過意不去的。”

    這時候又又又有人敲門,曹云掐指一算,該來都來了。魏君肯定不會來安慰自己。曹云帶著疑惑親自開門,沒想到是接待員妹子。見此,曹云必須承認自己確實很有才,很帥氣,很吸引妹子。

    接待員伸頭,曹云內心上下波動,咋整?肯定不接,但是要怎么委婉拒絕才不傷害妹子呢?曹云把頭湊過去。

    接待員:“曹律師,你老朋友桑尼把高小姐拐到后院去了,還特別說明不驚動你,有私事和她談。”

    這接待員有眼力,桑尼這只黃鼠狼上門拜年,專找高山杏,肯定有貓膩。

    曹云拿起西裝急急下樓,轉到后院,高山杏剛剛放下筆,和桑尼握手:“歡迎桑律師加入律師所。”

    納了個尼?

    曹云走過去,拿起文件一看,竟然是勞務合同。桑尼成為高山律師所的專座律師,他愿意將40的收入繳納給律師所。

    “你是律師?”真心沒看出來。

    桑尼拿出律師證:“早幾年考的。”誰沒本律師證呢?

    曹云再問:“你來干嘛?”

    桑尼:“金盆洗手。”

    曹云:“什么鬼?”

    半個小時前,李龍正式宣布和鬣狗談判的消息。他向媒體承認自己行動的過失,同時說明了和鬣狗的談判條件。鬣狗除主管走叉和鬣狗老板之外,以今天上午十點為界限,將不追究所有曾經鬣狗的成員的法律責任,但不排除民事責任。同時,李龍宣布,自己已經向寺長遞交了辭呈,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他會配合新局長熟悉工作,而后正式退休,離開司法界。

    也就是說桑尼之前干過多少壞事,就這么一抹抹掉了。桑尼向走叉提出了辭呈,走叉祝他好運。一時間桑尼對前途充滿了迷惘,想起自己有一本塵封的律師證,于是就到高山律師所找工作來了。

    hk曾經有過相同的事,廉政公署成立之后和警察的矛盾非常報。草莓地火拼中葉瀾本就是既定的犧牲品。陪同葉瀾被獻祭的還有一二十人。為了讓這些人坐實罪名,走叉甚至在他們的營地藏槍。

    還有劉長發,劉長發可是富豪級人物,怎么也應該算是鬣狗骨干級別的成員。難道劉長發也是臃腫的一部分?

    走叉有了影子這位強大的技術盟友,很可能想將鬣狗改造成精英機構,而不是一個坐擁一定武力的菌閥。也就是說,以后鬣狗數量會從原來的上百,甚至數百轉變成人,最多十多人的一個極具凝聚力的團隊。

    如此一來,到底是走叉贏了,還是李龍贏了?從危害性來說,鬣狗精簡人員肯定會降低社會危害性,這似乎是李龍贏了。但鬣狗從來沒打算危害社會,李龍幫助之下,走叉成功的去除鬣狗沉疴人事,這時要想再抓走叉的小尾巴,恐怕就更難了。

    雙方都達到了目的,唯一不開心的可能只有鬣狗的死對頭烈焰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鬣狗本慢慢浮出水面,精簡人事后的鬣狗則完全沉沒在深淵之中,他的出招將更加陰狠和致命。

    曹云和桑尼就這個話題進行了一個小時的會談,而后曹云道:“好了杏子,現在可以把他開了。”聘用通知書算個鳥,知道解雇通知書嗎?作為專座律師,沒有底薪,也就沒有賠償。

    “啊?”高山杏沒反應過來,看你們聊那么熱火,說翻臉就翻臉?

    “解雇。”

    高山杏:“你認真的?”

    曹云道:“認真的。”

    桑尼忙道:“別這么不講義氣嘛。”

    曹云:“雖然局勢已定,但是你肯定會受到警方的全面調查,你也必須配合警方的調查。如果能掛到高山律師所上班的話,最少搜查一課還是會給我一點小面子的。杏子,所有他來掛靠我們律師所,是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原因的。”

    桑尼道:“好歹是朋友,借光都不行?”

    曹云道:“不行,你真有心,三個月后再來。三個月時間足夠警方確定你離開鬣狗,這樣一來我們也會少點麻煩。”

    桑尼湊近道:“曹云,我在鬣狗中肯定做了一些壞事,不算什么大壞事。但是我拿不準警察問起后,我應該怎么回答。”

    曹云道:“沒錯。你和甲乙丙一起偷了汽車,他們三人承認,你不承認,那你肯定很麻煩。你又想,這件事只有甲乙丙和你知道,他們不說不提,就不會有事。你做的壞事不少,最麻煩是你又是明面上鬣狗的人,不能學別的鬣狗安靜的離開團伙。你需要一位很優秀的律師隨時提點你,同時你希望是免費的。”

    桑尼咧嘴笑:“我認識的人中,你是最優秀的。”

    曹云看高山杏:“杏子你看,這才是他真正目的。”

    桑尼道:“別啊曹云,明鬣狗就我一個,警察肯定要以我的口供為基準點。我不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曹云道:“第一個選擇,什么都不回答,雖然你對抗司法,但是你已經免罪了。壞處是,警方會持續監視你。第二個選擇,什么都老實回答,走叉既然敢布局,就說明你掌握的情報都是可以出賣的,不用擔心會觸犯到鬣狗的利益。缺點是你說的越多,牽扯的人就越多。第三個選擇,拿出兩千萬雇傭曹云,曹云會很有耐心,很體貼的幫你處理這些麻煩事。”

    桑尼伸出一巴掌:“五萬怎么樣?”

    “去死。”曹云道:“或者你找魏君,五十萬就可以了。”

    桑尼怒:“你去死,五十萬我可以找南宮騰飛。”

    曹云反怒:“所以你今天就打算空手挖曹云了?”媽蛋,竟然咨詢過南宮騰飛的價格了,想死嗎?

    桑尼攤手想了一會:“在金錢面前,有時候不得不低頭。”

    高山杏一指門口:“你被開除了。”

    桑尼催死掙扎:“曹云,六十萬,我出六十萬雇你,比南宮騰飛多十萬哦。”

    “滾。”

    “朋友,哼!”桑尼站起來,一臉不屑。

    曹云:“朋友不是用來免費的,特別是你根本就不在乎這點錢。”

    桑尼轉而媚笑:“你終于親口承認我們是朋友了。”

    曹云無語,許久后喊:“來人,把他拉出去砍了。”

    “再見。”桑尼笑嘻嘻走人。

    曹云看不懂桑尼上門目的是什么?桑尼是曹云沒有讀懂的比較熟悉的人之一,曹云覺得桑尼應該是這樣這樣的,但是偶爾桑尼的行為又會‘墊付’曹云的看法。比如今天,曹云推測不出桑尼上門的目的。

    似乎要蹭律師,但又不是很在乎蹭律師。不知道,鬼知道。

    ……

    “當警察?桑尼你要當警察?”李龍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桑尼道:“李局長,你知道我受過訓,能力沒有問題。現在一抹白,我就有資格當警察了。如果按照基層警員聘請標準,我肯定能入圍。我希望走個后門,稍微找個中低層的警察崗位。”

    李龍:“考試肯定要考的,如果你通過的話……你想去哪個部門?”

    桑尼道:“巡警太累,緝毒太危險,警備隊太幸苦,搜查課上下班時間沒有保證,派出所需要了大媽們打交道,很煩人……有沒有不太累,不危險,比較輕松,不用負責,可以正常上下班的崗位?最好能和剛畢業的女警花一起工作,數量多沒關系,你知道的我還單身,人也很優秀……”

    “滾。”

    “累點也是可以的。”

    “滾蛋。”

    桑尼:“我先考,過了再找你。”

    “滾、滾、滾!”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云南11选五走势图牛 重庆时时真的有吗 快8彩票官网下载 福建11选5复式 北京赛走势图什么看 英国五分彩的开奖规律 赛车最高赔率网 1976—2000开奖记录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网站 香港马会开码结果直播开奖结果 网上竞彩投注兼职 篮球bonus是什么意思 快赢481害了多少人 金花外桂辅助器 黑龙江快乐十分软件 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