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鎮天圣祖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銅鼎宗的鎮宗之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黑龍符是錫符宗級別最高的符篆,制作成本高昂,普通的錫符宗弟子,即使有這個能力,財力也很難支撐煉制一張黑龍符。_)+_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上次突襲突兀族大軍時,錫符宗就耗費了不下一萬余張黑龍符,換成元石的話,至少上億。

    所以說,玄天大陸極少有人使用符篆,就算是錫符宗這樣的符篆宗門,黑龍符也不是無窮無盡,這次又拿出來兩萬余張黑龍符,如果沒有額外的補償,錫符宗的財力立馬直線下降。

    錫符宗兩萬弟子沖在十萬人最前面,每個人扔出去一張黑龍符后,迅速向后面退去,緊接著,另外四個宗門的弟子沖了上去。

    第一輪的黑龍符后,突兀族人死了不少,放眼向周圍看去,至少死了七八千人,相比于二十萬人,死的這些人不是很多,但別忘了,這只是錫符宗一個沖鋒造成的戰果。

    錫符宗弟子完成了任務,不但殺死了大量突兀族人,更為重要的是,給突兀族人造成的心理陰影,還有就是埋在骨子里的恐懼。

    突兀族人被黑龍符嚇的心驚膽顫,恐懼過后,強烈的求生驅使著他們,玩兒命沖向四大宗門的聯合進攻。

    頃刻間,雙方混戰在一起,吊死鬼抬手一拍儲物袋,哭喪棒飛到身前,被他一把抓到手中,雙手高舉著哭喪棒殺向敵群。

    “王玨大哥瞅著我呢!我得給大哥爭臉,不能讓別人看扁了。”

    哭喪棒抓到手中的一瞬,吊死鬼心中暗自發誓,一定要在和突兀族的大戰中表現的勇敢。

    “對面,你是人是鬼,趕緊讓開一條路饒你不死,如若不然,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吊死鬼心里正在想著,迎面飛來一人,順著聲音定睛看去,是一個老者,頭頂漂浮著一把飛劍,面帶猙獰之色的向這邊沖來。

    “老東西,你趕緊死了算了,連我都不認識,你爺爺是鬼,吊死鬼是也,今日專門收你進陰曹地府。”吊死鬼雙手舉著哭喪棒,呲著牙,越發像個活鬼。

    “故作玄虛,小子,趕緊滾一邊去,不要到時候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老者抬手一揮,漂浮在頭頂的飛劍頓時向吊死鬼飛射而來。

    “嘿!你這個黃毛的老東西,你是什么玩兒意,爺爺的哭喪棒下不死無名之鬼。”吊死鬼手舉著哭喪棒,迎著迎面而來的飛劍砸了過去。

    “常在挺有意思,還跟老管家說了一段大戰前的套路話,只是你也不看看,對方的飛劍都到了身前,你還有心思跟他廢話?”

    王玨懸浮在吊死鬼后面不遠之處,看見突兀族沖來的老者時,一眼認出來了,老這不是別人,正是完蛋拉褲子的老管家。

    “十二王子這個該死的,如果我想走的時候,沒有對我橫加阻攔,這時候早就進入了蠻荒之地。”

    王玨真沒看錯,老者正是完蛋拉褲子的老管家,老管家心里憋屈,對吊死鬼大喊大叫時,心中卻是不停地暗罵十二王子。

    老管家懶得搭理吊死鬼,告訴吊死鬼自己的身份?門都沒有啊!心里因為十二王子生氣,飛劍不由得驟然加快,眨眼到了吊死鬼身前。

    吊死鬼雙手高舉哭喪棒迎頭砸下,眼瞅著要砸到飛劍的時候,老管家這把飛劍猛地向下一沉,直奔吊死鬼的褲襠飛刺過去。

    “我靠,這是學大剪子呢?也要讓我變成太監?老東西好惡毒的心腸。”眼瞅著飛劍到了褲襠那里,吊死鬼氣的開始大罵。

    “小子,你不給我讓開一條道,我先閹了你再說。”老管家解恨的說著。

    “你爺爺我是吊死鬼,豈能怕你的一把小飛劍?老東西看好了,你爺爺我根本就不躲,看你能否閹了我?”

    聽老管家一說閹了自己,吊死鬼頓時樂了,自己身上穿著仙器花褲衩,大剪子都沒辦法,一把飛劍如果剪掉了命根子,簡直成了笑話。

    哭喪棒砸到一半干脆停下來,低著頭看向刺向褲襠的飛劍,臉上的表示很是淡定。

    “錚……”

    飛劍眨眼刺在了褲襠上,爆發出一陣金屬錚鳴聲,飛劍當即被彈飛出去,從劍體上傳出一道哀鳴,隨即倒卷,朝著老管家飛過去。

    噗!

    飛劍發出哀鳴之聲的瞬間,老管家一個沒忍住,張嘴噴出了一口血,氣息頓時變得委頓起來。

    “有句話說的好啊!趁他病要他命,這時候不殺了老東西更待何時。”

    吊死鬼手里還高舉著哭喪棒呢!法訣老管家的飛劍受損后,手中哭喪棒直奔老管家迎頭砸落。

    哭喪棒砸落的同時,立馬脫離了吊死鬼的雙手,直奔十幾丈外的老管家而去,眨眼到了老管家頭頂上空。

    哭喪棒出現在老管家頭頂的一瞬間,立馬變化成一只兩丈多長的超級哭喪棒,照準了老管家的頭頂狠砸下去。

    老管家吐了一口血,整個人都傻在那里不動了,兩眼迷茫的看著吊死鬼的褲襠,心里一萬個不理解。

    “這是人的褲襠么?傳說武者中有練鐵襠的工夫,可是怎么能跟修者的飛劍相比呢?鐵襠面對飛劍時,根本就不堪一擊,他修煉的是什么東西?”

    老管家心里畫出了無數個問號,還憋著很多問號沒有問出來的時候,飛劍晃晃悠悠的飛到了他頭頂,抬頭看去,飛劍的劍尖沒有了。

    顧不上擦掉嘴角的血跡,看著沒了劍尖的飛劍,老管家驚訝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不由得再次向吊死鬼的褲襠看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哭喪棒到了老管家頭頂,迎風變大之后砸向老管家的腦袋。

    “老管家死的好冤枉,這哪里是死在了修為不如人,分明就是死在了仙器褲衩上。”不遠處,看著哭喪棒砸向老管家,王玨心中暗嘆。

    王玨沒有沖在最前,他倒是很想殺過人群,進入到臨海宗中,到了那里后,也就知道了幾個好友的情況,知道他們沒事也就放心了。

    王玨過不去,雙方四十萬人絞殺在一起,就算王玨再有本事,也很難找到幾個不顯眼的人。

    既然沖不過去,倒不如做個臨時的看客,五大宗門中有路不平和吊死鬼,只要他倆不出事就行,路不平已經退到了大軍后方,如今只剩下了吊死鬼一個。

    王玨沒想到,吊死鬼遇到的第一個對手,竟然是完蛋拉褲子的老管家,也算是自己的老相識。

    按照王玨的推測,吊死鬼不是老管家的對手,因此他做好了準備,一旦吊死鬼不敵,自己馬上出手。

    可讓王玨更沒有想到的是,老管家失敗了,并不是敗在修為不敵上,是吊死鬼的仙器褲衩上,這事傳出去,恐怕會成為天大的笑話。

    啪!

    巨型哭喪棒砸到了老管家的頭頂上,一點懸念沒有,瞬間砸碎了老管家的腦袋,老管家頓時斃命,無頭尸體直接向地面上墜落下去。

    “吊死鬼,回宗門后把仙器褲衩子脫了,削一塊板子把它供起來。”

    王玨身后,傳來了丹仙的聲音,王玨已經和丹仙商量好了,到了臨海森林就分手,丹仙直接回飛仙島。

    可是等到了臨海森林后,丹仙說什么都不走了,非要參加完和突兀族的最后一戰,王玨無奈,只好答應下來,但給她提出了要求,必須跟在大軍后面。

    丹仙答應了,果然沒有向前沖,甚至比王玨更靠后,如果不是看見仙器褲衩再次立功,她還不會上前來。

    “大剪子姐的主意好,回去我就削一塊木頭板子,只是褲衩不能脫了,脫了就不安全了,再說了,只是宰了一個糟老頭子,不值得一提。”吊死鬼驢唇不對馬嘴的說著。

    “大剪子姐說的沒錯,常在,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個老頭子是誰吧!我告訴你啊!他是完蛋拉褲子的老管家,你殺了完蛋拉褲子的老管家,你牛逼了。”王玨對吊死鬼說出了老管家的身份。

    “完蛋拉褲子?就是那個突兀族的老王爺?大哥怎么知道他是完蛋拉褲子的老管家?”吊死鬼驚訝地向王玨問道。

    “你忘了我和大剪子姐去過突兀族了?”王玨瞅著吊死鬼,沒有說更多的細節。

    “我靠!王玨弟弟,你倆先別說呢!那邊打起來了,好壯觀。”

    因為三人兩仙獸在五大宗門最后,前面有十萬弟子堵著突兀族大軍,因此,他們這里很安靜,至于老管家,也該著他倒霉,沖過了重重包圍,眼看要逃出生天時,偏偏遇到了吊死鬼。

    順著丹仙的視線看去,幾百丈之外,童百川正殺的興致高昂,抬手一拍儲物袋,一只小巧的銅鼎飛了出來。

    銅鼎宗飛到空中的一瞬,童百川立馬迅速掐訣,隨著童百川掐訣,原本迷你型的四耳青銅鼎,眨眼變成了一只超級大號的巨鼎。

    “好大的一只銅鼎,這要是砸下來,這里的人誰都擋不住。”看見銅鼎的一刻,吊死鬼立馬發出了一聲驚嘆。

    “我說錯了,王玨大哥是個例外,你肯定沒問題,我估計一拳就能擊飛這只青銅鼎。”側臉湊了一眼王玨,吊死鬼立馬又補充了幾句。

    “沒試過不知道,九星圣體施展到極限,也許能托住這只鼎。”王玨看著還在變大的銅鼎說道。

    幾個呼吸后,青銅巨鼎停止了變化,現在看去,青銅巨鼎至少有一百丈見方。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彩票快三大小单双稳赢玩法 最新时时送金 广东11选5全能版5 手机重庆时时彩官网 北京pk10三码必中计划 99娱乐下载安装 小马哥3肖6码的网站 山东11选五投注技巧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 pt电子网络游戏 兰斯 注册送38.币的捕鱼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pk10倍投都是多少倍 双色球胆拖投注表图 中国五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