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一生我只愛你 > 第二季 第210章 真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分手宴上難分手,

    遇休書橫生變故。

    ◆◆◆◆◆◆◆◆◆◆

    時至五更,天微亮,方羽滿身疲憊的回到家,剛推門而入,一眼見到滿桌的酒菜,屏風后面的浴桶中熱氣騰騰,柳詩妍正坐在床邊折疊衣物,見到丈夫進屋,便放下手中活兒,含笑相迎。

    “官人為陳風一事勞神勞力,如今事情已了,總算安心一些。奴家特意準備了酒菜和熱水,一來為官人接風洗塵,二來……”

    語聲戛然而止,她暗自嘆息,心中愁苦,被轉身將淚水抹去,再轉身之時已面帶微笑,伸出玉臂替丈夫寬衣。出了一身臭汗的方羽正有此意,況且有美人伺候何樂不為。柳詩妍柔若無骨的玉手輕輕的在自己背上搓著,令他感到無比舒服和愜意。

    “娘子,你也累了一天了,歇歇吧。”

    “伺候官人是奴家的本分,哪天奴家……奴家外出,官人可要好生照顧自己……”

    “娘子也要好好照顧自己。”許是在熱水中泡的久了麻木了,又或是他真的累了,方羽并沒有聽出這弦外之音。

    待他沐浴更衣后,柳詩妍便命人將浴桶中的熱水換了,緩緩地為自己寬衣解帶,輕移玉步,走到梳妝臺的鏡子前,將洗浴用的澡豆倒在手中碾碎,雙手均勻的涂抹在酥胸上進入浴桶默默洗浴一番。

    方羽心情激動地看著嬌妻,心里卻感覺一絲奇怪,大庭廣眾之下妻子雖然不多說話,但每當兩人獨處時,情意綿綿含情脈脈,仿佛有說不完的甜言蜜語,可此時卻一句話也不說,莫不是還在為昨晚的事生氣?說起這事,也怪自己沒有事先挑明,可要是事先說了,陳風又如何輕易上當?算了,等下還是放下男人的面子,道個歉,再哄哄她,應該就沒事了。

    柳詩妍浸在熱水里,濯發、灑身,沐浴過后,換上一套紅色絲織對襟襦裙,內襯白色褻衣,酥胸半露,下裙用綢帶束在腰間打上活結,然后走到梳妝臺前細細梳妝一番,輕軟光潤的發絲散披,娥眉淡掃,絳唇輕點。

    方羽愣愣的看著面前自己的嬌妻,柳詩妍的姿容秀美至極難以形容,秀發烏黑柔順,直垂至兩邊香肩,亭亭玉立在他面前,她那與生俱來淡雅高貴的氣質,優美流暢的身形體態,飽滿雪白的酥胸,好似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圖,他看的入迷,一時竟說不出話。

    “讓官人久等了。官人請坐。”柳詩妍嫣然一笑,拉著他坐下,然后為丈夫倒了一杯酒。

    “娘子也坐,你我同飲豈不美哉?”

    柳詩妍含笑搖頭,輕聲道“奴家不會飲酒。若是官人覺得無趣,奴家為官人獻舞一支,以助酒興。”

    “能若如此更好。”呵!還有這待遇?怎么整的我跟皇帝似的?方羽打了一個哈哈。

    柳詩妍隨即翩翩而起,云袖輕擺招蝶舞,纖腰慢擰飄絲絳,隨著步伐舞動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飛舞,似是一片落葉空中搖曳,似是叢中的一束花,扭動腰肢,風姿萬千,嫵媚動人的旋轉著,裙擺蕩漾成一朵風中芙蕖,長長的黑發在風中凌亂,美得讓人疑是嫦娥仙子。末尾似轉身射燕的動作,最是那回眸一笑,萬般風情繞眉梢。

    舞罷,拂過耳邊發絲,她上前為他斟了一杯酒,也為自己斟滿一杯,沖著看呆了的丈夫嫣然一笑。

    只見她端起酒杯,道“奴家從不飲酒,今日無論如何也要敬官人一杯。”

    “多謝娘子深情。只是不能再喝了,再喝怕是要醉了。”

    柳詩妍咬了咬嘴唇,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這是最后一杯,今后,奴家再也不會讓你喝酒了。”

    方羽還是沒有將她說的話往深處想,脖子一仰將杯中酒一干而盡,道“娘子是讓為夫戒酒么?這酒啊,能交朋友,也能誤事。既然娘子不讓喝,那便最后一杯。”

    />  柳詩妍端起酒杯至唇間,一滴晶瑩的淚珠分明從眼角滑落,滴在酒中,泛起陣陣漣漪。

    然后,她打開衣柜,將方羽的每件衣物一一說明,又將留存的銀兩細軟一一交代,最后,她打開自己的包袱,里面疊放著兩三件換洗衣物,還有一個錢袋,銀子不多,只有一兩。

    “娘子,你這是……要出門啊?”直到這時,方羽才有些明白過來,但他會錯意了,還以為她要出門辦事。

    “嗯。”她低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那怎么只帶一兩銀子呢?”

    “一兩銀子省著點花也能支撐幾日了。”

    “幾日?你要去哪里?”

    “官人若無異議,奴家這就走了。”柳詩妍拿起包袱,緊緊咬著嘴唇,低著頭,打開房門

    “等等!”方羽大喝一聲,前前后后他越想越奇怪,這怎么看怎么聽怎么想,都像是在訣別呀。

    柳詩妍駐足在門口,輕聲問道“官人有何吩咐?”

    方羽正要發話,這時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下人跑來說老夫人有要緊事讓二少爺去一趟中廳。方羽應了一聲,留下一句“等我回來”便跑了出去。目送他遠去,柳詩妍終于忍不住淚如雨下,扶窗痛哭。

    方羽氣喘吁吁的來到中廳,見到王晴和方二海正兒八經的坐著,覺得奇怪,怎么今天都不去做生意了嗎?還是說酒樓倒閉了?

    王晴嘆了口氣,道“有比酒樓更重要的事!”

    方二海從方羽進來以后便一直盯著他,似乎要把他看穿看透,但從他的臉上始終找不到半點失落絕望的蹤影,他是過來人,自然知道越是偽裝的好心里便越是痛。于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二子,我和你娘思來想去,覺得三娘并不像是被人糟蹋,而是她紅杏出墻。”

    “你說什么?”方羽瞪大了眼睛,因為自己聽錯了。

    王晴指了指桌上,道“我們已經已讓人擬好了休書,并且已代為你簽字畫押……”

    “什么休書?”他疑惑的上前一看,差點氣炸了肺

    方羽,有娘子柳詩妍,字水柔,因其不守婦道紅杏出墻,故立此休書休之。此后自行改嫁,永無爭執。恐后無憑,自愿立此文約為照。愿娘子相離之后,解怨釋結,更莫相憎。一別兩寬,各生歡喜。立約人方羽。 幻月書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京东娱乐时时彩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全记录 贵州快3一定牛号码推荐 北京快乐8走势图360 河北快三2019013016开奖结果 时时彩开奖开结果 江苏快3号码分布 山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时时彩规律计算公式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 河北快3一定牛预测三d试机号 龙虎和怎么追和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青海三地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手机版 32张小牌九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