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咸魚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零四章 體驗小康的生活(求推薦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種情況下要么找靠譜的研報,要么找靠譜的人打聽。本質上和A股韭菜看到某只心儀但是還沒買入的股票突然漲停之后的反應沒區別。

    當然,時下最熱的投資領域還是芯片、AI和5G,還是以硬核科技為主,模式創新方面就差了點,便利店連模式創新的創新點都不明確,還遠遠沒有發展為主賽道。所以到底誰靠譜也不一定,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投資者眼中靠譜程度也不一樣。

    對國家來說這是極好的現象,但對個人來說就不一定了。這應該就是胡世恒考慮深度介入小康的原因吧?徐欣這么想。隨便找家融資中的便利店企業投一點很容易,但是深度介入不容易,因為介入錯了損失的不止是錢,特別是像蘭花資本這么有實力的投資機構。

    楚垣夕也有同感。以至于他不得不佩服一下袁敬。原世界中的袁敬就不是油錘灌頂從上往下看,而是認準了本地生活行業有搞頭,以坐井觀天的方式去研究,向上看,到底這個市場能夠被撐到多大,能不能撐起一個國民級。

    想要成為頂級投資大咖有很多種方式,最簡單的方式是有錢,最復雜的方式是調研,在估值模型上下的每一分功夫都會在未來某個時刻兌現。

    這時,店里熱餐區開始忙碌起來,店員開始往早晨賣空了的餐柜里續貨。胡世恒敏銳的注意到餐柜里基本上已經空了,只剩下兩個燒賣沒賣掉。

    “你們這一上午,差不多都賣光了?”

    “對,大數據控制,送貨都是按照數據給出的指標送的,按照具體客戶的購買規律和總的數據進行交叉預測,精確到個。”

    這套SKU的管理模式浪費極低,因此楚垣夕說起來不無自豪。

    當然偶爾也會出現某個款早早賣光了的情況,降低用戶體驗,但總體來說非常劃算。“一天三換,早晨是包子、燒賣、油條、小米粥,中午換成油炸食品和烤制品、燒餅夾肉韭菜雞蛋餅之類的,晚上是包子和熱的素食。中餐晚餐和鮮食搭配著賣。”

    “能做到這么精確?”胡世恒有點詫異,大數據他見得多了,應該只是湊巧吧?“都是程序控制還是有人為調整?”

    “還行吧,有人為調整,有一個店員反饋項,加一檔或者減一檔。”

    胡世恒聽了,又走到放沙拉的冷架旁邊,看了看電子墨水價簽,“這種價簽很貴吧?用起來方便嗎?”

    “成本肯定高一點,但是節約人力啊,用IPAD操作一下掃描條碼就行了,肯定比紙質的方便,而且換起來快。小康這類便利店推陳出新的速度太快了,特別是鮮食和熱餐。SKU管理也是波動的,可能一天之內就會有變動。關鍵是用了墨水價簽之后各種短期限時打折活動都是系統接管的,不需要員工操作,只需要補貨或者停止打折。不用墨水價簽的話很多事做不了。”

    胡世恒眼前一黑,心說要命的就是這個短期限時打折。原本各級會員+優惠券+購物返點就已經夠煩的了,但是好歹還能算的過來,但是限時打折一上,只能耐著性子用APP反復操作購物車,添加、刪除、進入退出結算界面,讓系統幫著算。

    他昨天自己體驗的時候比較慘,操作的太慢了,一通操作猛如虎,然后限時結束,價格復原,全特么白算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優質的用戶體驗嗎?啊——

    殊不知,對于性價比型的用戶,這就是優質的體驗,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找到最優解,花最少的錢買最多的東西,追求到最高的性價比,獲得極致的體驗。對他們來說,再優質的體驗也不如價格上得到滿足。

    而小康這種便利店,短保鮮食是一個利潤很大的點,但短期保質品的特點是不管保質期是三天還是五天,絕對不能接近保質期,最好是一天內賣掉,賣不掉的正適合打折銷售,正好命中性價比類客戶的心。

    這時剛好有正常的顧客進門,然后徑直走到關東煮面前,二話不說開始在觸摸屏上一通點。胡世恒饒有興趣的躲在一邊看著,估計這人應該是個常客,操作非常嫻熟,很快就點了七八樣,什么竹輪、蟹子包心丸之類的,然后確認,掃碼付款。

    小康里大多數產品都是拿到門口掃描儀那付款的,要么就是用戶拿手機直接掃貨物的條碼或者二維碼完成付款,然后到門口掃描儀上確認一下。但關東煮和熱餐不是,關東煮是即時付款的,付完錢機器人才開動,未來的咖啡也會如此。

    胡世恒注意到楚垣夕的表情有點像冷笑,只見楚垣夕一擺手示意別說話,那邊的顧客是個男的,這大熱天的穿著一身短袖短腿的緊身衣,一身腱子肉,有點像內褲外穿的超人感覺,然后碼一掃,柜子對面的機器人立刻輕舒猿臂三下兩下把東西打了出來。

    這個過程非常快,但客人掃碼的時候已經拿出另一部手機,提前擺好了姿勢,機器人還沒開動就已經開始拍了,等到機器人取完餐,還沒把塑料盒推進塑封機器之前,立刻對著第一個手機APP一通狂點。

    很快,一聲怒喝響徹整間便利店:“怎么不能退單!為什么不能退單啊!”關東煮按照規則,下單之后半分鐘內是可以退單或者部分退單的,機器人都會等到半分鐘,才會把食品盒送進塑封機。小康中只有熱餐不能退,即將開始賣的咖啡也不能,而關東煮就麻煩一些了,需要店員來操作,放回操作機器人很難完成。

    這時,楚垣夕才慢悠悠的走過去,一邊走一邊慢悠悠的說:“那肯定是,你操作太快了唄。”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照著剛才的方式再操作一遍自己看吧。”楚垣夕嘴角噙著笑,目視著超人兄重新選款重新付款。

    到了付款的環節,他的眼珠頓時瞪了起來。付款流程中,掃碼之后APP里是羅列出所有被選擇的煮物的,還有數量,下面是確認按鈕,這時的小康還沒開始做支付,因此點擊之后跳轉到微信或者支付寶。

    但是他的支付按鈕點擊之后不是立刻跳轉,而是彈出一個氣泡tips:您購買關東煮后不能退單,繼續購買?

    這時手指一點,氣泡tips消失,還是確認按鈕。很明顯,剛才這位老哥操作太快了,精力都放在操作第二步手機拍攝上邊,瞎捷豹一通點就過去了。

    “尼瑪!你們這是欺詐!我回去就上微博曝光你們!”

    “你才是欺詐!”楚垣夕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我現在就上微博曝光你。”

    “你誰啊你?我微博20萬粉絲!”

    “你誰啊你?我微博2000萬粉絲!”

    話音未落,對方已經知道楚垣夕是誰了,一嘴的話頓時噎了回去。這個地方本來也很容易遇到巴人的人,超人張開嘴但不知道該說什么,旋即想到要是能跟楚垣夕展開一場罵戰似乎也能增加人氣?但就這么會功夫,楚垣夕一行四人已經走了……

    跟著楚垣夕來到巴人,胡世恒心里的問題其實還是沒見少,舊的問題解決,新的源源不斷。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小康絕對是科技程度最高的便利店,這方面他確信已經無人能比。不只是賣關東煮的機器人,還有大數據,還有后臺那套控制打折的系統,還有自助結賬,等等等等。

    一開始他的理解是小康沒有片面的追求“無人”,員工的存在讓客人很安心,而且也可以收現金。但現在他感覺到小康是一種店員和系統的深度互動,比如墨水價簽等等,人的存在不但是成本和費用,也是效率的極大提升。

    換言之,規模足夠大的店,可能724是五個人,小康也是五個人,但小康的接待能力是724的十倍甚至二十倍。目前小康不過是草創初期人流并沒有上來而已。

    恰恰是客流的問題并不在胡世恒的問題列表中,因為這方面他相信以楚垣夕的歷史戰績是絕無問題的,不需要關心。

    所以他的第一個問題是:“楚總,你對開門客怎么看?”

    “沒有任何看法。”楚垣夕平靜的斟茶,平靜的說話,“開門客打算怎么做?現在看不到,至少要等他們準備工作做完才能看到,最好是等他們把店開起來再去體驗吧。不過我估計他們不會有什么特殊體驗,以他們的頂層構成,不太可能,除非請我給他們講課。”

    至少楚垣夕這個氣勢胡世恒是服氣的,要不是狠狠調研過,扒過老底,他甚至覺得楚垣夕是個深諳便利店道道的老手,而不是一個玩跨界的游戲公司總裁。

    可要說楚垣夕不懂吧,又不太像,胡世恒迷就迷在這里。小康這個孤獨的感覺居然是楚垣夕有意為之,這就耐人尋味了,玩跨界的怎么可能懂得風格的問題?怎么會特地設計帶“山墻”的貨架,以阻擋用戶的視線,增加這種感覺?

    正如楚垣夕猜測開門客那樣,沒有人注意到還有“風格”這么回事才是常態。

    關鍵是想學也不好學,不知道開門客那位95后楚垣夕門徒怎么山寨?對超市來說孤寂是一種災難,超市必須要熱鬧,如果里面一片安靜說明已經涼了。但便利店可以,估計開門客那位門徒知道真相之后得噴幾口血吧?

    他第二個問題是:“我剛才注意到一個細節,你店里很多快消品都寫著低糖低脂,為什么啊?咖啡低糖低脂就算了,面包也低糖低脂?低的下來嗎?”

    “嗨,比正常的低一點,又沒說無糖。”楚垣夕訕笑,因為真相確實有點流氓。“便利店女性客人更多,所以低糖低脂的好賣啊。”

    這就是無商不奸啊!胡世恒心說您倒是好意思承認!

    “那我問點老生常談的問題,小康的款我也看了,和724之類的雖然不完全一樣,但是同質化仍然挺嚴重的,這個問題您怎么看?”

    “款差不多,但是體驗不一樣。體驗包含許多方面,比如環境,比如免費創可貼、免費電源這些現在就能看見的。還有一些現在看不見的,我們的線上內容,我們對于本地用戶的粘性等等,差異化很明顯。實際上每個便利店都知道724提供的是商品+服務+體驗,但是體驗是什么就見仁見智了。國內便利店創者深入的思考太少,我們首先是從智慧上取勝,我玩跨界,要用智慧對抗他們的經驗。”

    “你又貶低別人……”袁苜最頭疼的就是楚垣夕這個惡習。

    果然,楚垣夕立刻回她:“這不叫貶低,這是事實啊。你門店就算所有事情都做得和724一般無二,頂多也就是復刻一個724,但人家724真正牛的是供應鏈和物流啊。山寨724只不過是讓724的框架束縛自己,而且不敢越雷池一步,一越就不像了,這肯定不行的。”

    “好,那換個問題。”

    胡世恒逐漸走向核心問題,也是他至為困擾的地方:“我是個喜歡投O2O的人,現在外賣不止送餐了,像美團送菜、多點,乃至開門客未來肯定也要做送外賣上門,而且跑腿費越來越低,美團買菜甚至不要跑腿費。我想知道便利店怎么和他們競爭?會不會外賣搞死方便面之后又搞死便利店?”

    “做的不好的便利店肯定會面臨這個問題。大量夫妻店會越來越難做,但是好的便利店不至于。”楚垣夕難得的點了點頭,“我覺得吧,外賣的服務是直來直去的,可以理解為直男需求,只要品類夠多,能買到自己需要的就行了,但是外賣用戶對體驗和價格都不敏感。

    這才是需要差異化的地方,如果你給到店用戶提供的服務和直男需求沒差別,甚至還不如,那肯定要被取代。”

    “那好的便利店應該怎么做?”

    “好的便利店對顧客就得像女備胎對男神一樣,以這種小心翼翼的心態才能提供好的體驗,時刻變換花樣引起注意,產品拿出手全都是斬男色。”

    安靜了半天的徐欣一愣:“這話怎么講?”

    “直男無審美,但是女備胎必須有。比如說這油炸食品吧,普通的炸雞腿就差點意思了,至少得是藤椒琵琶腿,然后炸雞排、炸墨魚丸、唐揚雞肉串、碳烤雞肉串、石頭烤腸,這都是比較正常的。做到這種程度的備胎被男神看上的幾率還是比較低,所謂斬男色,就是油炸血豆腐、碳烤黑木耳卷土豆絲餅、圓蔥牛肉酥餅,這種,得挖空心思換花樣。”

    “這樣真可以?”

    “真可以,我知道有個友商賣這種斬男色的包子,菠菜餡、南瓜餡、紅薯餡,還有西紅柿炒雞蛋餡的,一天能賣五百個,極其夸張。慶豐單店一天也就賣一千個啊。”

    “得,那咱們中午還去剛才那家店吃點,你們覺得怎么樣?”徐欣說著看了看表,已經快十一點了,正好檢驗一下楚垣夕的斬男色。

    “行啊,我也消費降級一下。”胡世恒哈哈笑著,“話說我最近用了用拼多多,還是挺好用的嘛。”

    徐欣心說那是因為你舍得不要臉讓我們給你砍一刀!

    但楚垣夕挺詫異的,“您舉得拼多多是消費降級?拼多多明明是消費升級啊。”

    “啥?我這么注重消費升級概念的人怎么不知道呢?”胡世恒說話間目光一凝。

    “消費升級就是在原有的消費上加上新服務,升級的價格小于服務帶來的體驗,用戶就會愿意多花錢。”楚垣夕對拼多多可是下過功夫的,“拼多多主打的是十八線,是下沉渠道,甚至新農村。這些地方的人原先都是從來不網購的,現在跨入網購時代了,網購是什么?剁手啊!這還不是消費升級?不能因為單款便宜就覺得是降級對不對?”

    胡世恒被說的一愣一愣的,但是想想似乎還真是,要不然為什么去年以來下沉渠道和三四五線城市居民突然成了各大商家猛攻的目標了呢?相當于拼多多挖出了一個寶藏市場。

    這也是拼多多市值直追狗東的原因,它別的都不值錢但是在這個寶藏市場中是先行者,它的大數據值錢。

    “既然你說到這,楚總,我聽徐大姐說你對下沉渠道也很有想法?但是你剛才這套精致的女備胎的玩法,明顯是針對城市青年的吧?”

    “對,但是我還設計了另一套模式啊。本身我們小區社……小區和商圈就是兼顧的,還有一些吸引老年用戶的工具,肯定可以多路并行。到時候針對下沉用戶主要是做減法,再并軌一套下沉用戶的玩法就行了,這套基于大數據的SKU管理對下沉用戶肯定也是生效的。”

    楚垣夕說的有點語焉不詳,因為針對下沉用戶他有理論,但是原世界里并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實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3d字迷 印尼分分彩平台 羽毛球的球英语 吉林11选5软件源代码 最全的网球比分直播 棋牌类游戏的规律 最新规律公式一肖中特 浙江体彩网微信号 重庆时时彩官网 9188彩票网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 7星彩18096 36棋牌新神兽规律 福彩开奖号历史一年 体彩顶呱刮50元新票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