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歸一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義薄云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吳中元將酒壇里的酒喝完,放下酒壇,走出草亭感召青龍甲。

    “還不出來,青龍甲即刻就到。”吳中元轉頭看向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仍然自草亭里坐著,倨傲歪頭,“讓你百里又如何?”

    青龍甲自東方疾飛而至,凌空開散,吳中元縱身躍起,展臂穿戴,“走!”

    言罷,送出意念,往高空疾速攀升。

    攀升之時低頭下望,只見一只巨大的黑色飛禽已經自島上振翅飛起,這是一只他從未見過的巨型鳥類,翼展足有兩丈,看其形態當不是肉食性飛禽,而是一種類似于燕子的黑色鳥雀。

    起初黑鳥的速度并不快,待得離地十幾丈后,突然引頸向上,振翅加速,伴隨著一聲轟隆音爆,黑鳥沖天而起,身后留下一道數丈見方的音爆氣浪。

    單是聽那音爆聲響,吳中元就知道黑衣老者沒有吹牛,能夠在攀升的狀態下瞬間超越音速,便是現代那些超音速的戰機都做不到這一點。

    只這片刻的猶豫,黑鳥已經到得他的身側,斜翼探爪,想要抓他。

    見勢不好,吳中元急忙轉向向西,急送意念,瘋狂加速。

    青龍甲也能夠在瞬間超越音速,伴隨著兩聲轟隆聲響,二人一前一后向西疾飛而去。

    起初吳中元還有所保留,眼見始終不得甩掉黑鳥,便盡出全力,催動青龍甲接連提速,快到什么程度已經無法準確估算,只能用驚世駭俗來形容,尋常飛鳥自陸地飛到心月島需要兩個時辰,而二人只用了五分鐘不到便看到了陸地。

    到得這里,吳中元仍未減速,急速加速向西,超過音速的極速飛行產生了如同雷鳴般的轟隆之聲,二人所到之處雷聲滾滾,振聾發聵。

    “老哥兒,撐不住了吭一聲。”吳中元提氣高喊。

    “哈哈,若是死在半路,你便背我回去。”黑鳥口吐人言。

    見黑衣老者中氣十足,吳中元便少了顧忌,疾速俯沖,自群山之中起伏穿行。

    只過了幾十秒吳中元就離開群山重新拔高,自山中穿行他的反應速度跟不上,此外這么快的速度,產生的恐怖氣浪會將山中的巨木連根拔起。

    二人疾飛向西,起初黑衣老者還試圖抓拿吳中元,但是到得后來便不再嘗試抓他,只是全力加速,與他并肩疾飛。

    世人形容仙人的神奇和愜意多用一日之內遍游九州,一日之內遍游九州已經很是駭人了,但二人此時的情形比前者更加駭人,只用了十分鐘就趕到了西山昆侖,遠見昆侖,吳中元立刻轉向調頭,加速向東。

    “哈哈,撐不撐的住?要不要我背你呀?”吳中元大聲笑道。

    黑鳥驟然加速,沖到他的上方,探出爪子沖著他的屁股大力蹬踏,“再快些。”

    大笑聲中,吳中元再度加速,超速行駛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他現在完全是在賭,這么快的移動速度,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即便看到飛鳥也躲不開,看到的同時也就撞上了。

    好在他的運氣比較好,片刻過后,安全離開陸地,重回東海海面。

    到得海上,吳中元再度降低高度,想要貼著海面疾飛。

    黑衣老者當是察覺到了他的意圖,搶到他的前頭臨海疾飛,卷起大片海浪,罩向吳中元。

    吳中元迎上海浪,撞的腦子發懵,狼狽竄出,黑鳥已在前方百里之外。

    黑鳥疾飛在前,吳中元急追在后,片刻過后二人回到心月島,黑鳥抖身幻化,還歸人形飄身落地。

    吳中元凌空散去青龍甲,隨后飄落。

    “服不服氣?”黑衣老者斜視笑問。

    “最后一段兒我讓你了,其實我能追上你。”吳中元笑道。

    黑衣老者罵道,“放屁,你撞上海浪,心神不穩,若是催的再快,你得暈死過去。”

    “反正我不服氣,不行再比過。”吳中元說道。

    “哈哈哈,若有來世,再與你比過。”黑衣老者上前一步,拍了拍吳中元的肩膀,“小兄弟,謝謝你。”

    “謝我作甚?”吳中元隨口反問。

    “你當真以為我看不出的良苦用心,”黑衣老者面露感激,“哈,許久不曾這般飛過了,爽利!”

    吳中元笑了笑,沒有接話,俗話說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黑衣老者當年曾經跟隨心月狐縱橫征戰,似這般飛行,能夠讓他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回憶起年少時的熱血豪情。

    黑衣老者自知大限將至,轉身邁步,“我去見過主上。”

    吳中元跟隨在后,“這幾天我一直在觀察那只猴子,它應該能夠干好差事,但我也有最壞的打算,倘若發現它懈怠瀆職,我便施展熊族的七竅靈通將其收服并遙感控馭,我乃九陽巫師,可收服七只扈從。”

    “兄弟有心了,”黑衣老者嘆了口氣,“這是我能想象的最好的結局,將主上托付給你,我也能安心離去了。”

    “我一定不負所托,”吳中元正色說道,“便是五千年后我壽數終了,也會尋找可信之人予以托付。”

    “不用的,”黑衣老者說道,“主上乃上靈修為,沒有萬年壽數,兄弟留步在此,我去見過主上,稍后還要拜托你為我入殮蓋棺。”

    吳中元點頭止步,黑衣老者自去石室。

    兩間石室是半地上建筑,自吳中元所在的位置看不到石室里的情景,但他卻能聽到石室里的聲音,黑衣老者進入石室之后并沒有立刻說話,沉默了幾分鐘之后才顫音開口,“主上,雀兒要走了。”

    吳中元只聽了這一句就轉身走遠,他不敢再往下聽了。這個世上最珍貴的就是真誠,在得不到主人任何回應的情況下黑衣老者數千年如一日的不離不棄,這份忠誠足以令所有人敬仰并羞愧,俗話說不曾擁有什么就沒資格評價什么,從這個角度上說,黑衣老者有資格評價并俯視所有人。

    五分鐘左右,黑衣老者走出了石室,遠眺夕陽。

    黑衣老者在看夕陽,吳中元在看黑衣老者,在晚霞的映射之下,黑衣老者臉上的皺紋越發濃密,眼睛也越發渾濁,他真的很老了,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再也無法繼續陪伴自己的主人。

    短暫的眺望之后,黑衣老者揮手招來了那只猴子,帶著它走到吳中元面前,沖它叮嚀囑咐,讓它日后一定要聽吳中元的話。

    吳中元沒有再嘗試淡化悲傷的氣氛,只是安靜的站在一旁。

    與猴子交代過后,黑衣老者帶著吳中元走向石室正南的一塊青石,這是一塊天然的青石,很是巨大,被黑衣老者就中鑿空,他靈氣修為精深,又有的是時間,青石仍然保留著原貌,并不是棺材形狀。

    棺蓋是黑衣老者自己掀開的,里面的空間約有尋常棺槨的兩倍大小,這是為了死后散功,現出原形而準備的。

    “老哥,還有什么要囑咐我的?”吳中元努力保持語氣平靜。

    黑衣老者沒有接話,直視了吳中元幾秒之后,后退兩步,撩襟跪倒。

    “老哥,你這是做什么?”吳中元急忙伸手攙扶。

    黑衣老者雖然大限將至,卻并無將死之人的虛弱,靈氣尚在,他跪倒,吳中元阻止不了,叩首,吳中元也阻止不了,便是用盡全力也扶他不起,“老哥,不需如此,快快起身,我對天起誓,一定會保護你主人周全。”

    “不要將主上的來歷告知他人,除了你,無人值得信任。”黑衣老者說道。

    “好,你快起來,我答應你!”吳中元連連點頭。

    黑衣老者這才站立起身,“小兄弟,之前對你多有嘲諷,你千萬不要記恨在心,我活了五千年,而你不過二十出頭,閱歷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你是我見過最為聰慧的年輕人,以你的品德和心性,只要能夠保全性命,假以時日定能成就大事。”

    “老哥謬贊,惶恐,惶恐。”吳中元連連擺手。

    黑衣老者自知燈滅只在頃刻之間,便邁進棺中,自行躺臥,“此前不曾與你說一句好話,臨別之時贈你一句悅耳之言,雖然五蟲皆有金身化生,但金龍為首,只要王者尚在,余下四位皆是臣子。”

    吳中元心情低落,便沒有接話,只是嘆氣搖頭。

    “左手與我。”黑衣老者伸出了左手。

    吳中元知道黑衣老者要轉贈萬壽珠與他,擔心失了萬壽珠黑衣老者會立刻身亡,便躊躇猶豫,不曾伸手。

    “我已經到了最后關頭,莫要遲疑。”黑衣老者言語之中透著急切。

    聽他這般說,吳中元只得伸出左手,黑衣老者抬手,以左腕貼附吳中元寸關尺,“小兄弟,主上就拜托你了。”

    吳中元鄭重點頭,“定然不負所托。”

    吳中元話音剛落,便感覺到有一細小之物自黑衣老者寸關尺滑進了自己的寸關尺,沒有疼痛,亦不見傷口,卻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左手手腕里多了一個細小圓潤的異物。

    失去了萬壽珠,黑衣老者瞬時加速衰老,胸膛雖然仍在緩慢起伏,眼中的神采卻在快速流逝。

    “老哥。”吳中元急切呼喊。

    黑衣老者已不得開口,勉力屈指,沖吳中元豎起大拇指。

    見他這般,吳中元好生難過,急切伸手,沖黑衣老者做出了同樣的手勢,“忠心貫日,義薄云天!”

    黑衣老者臉上顯露笑意,雙手環抱胸前,吐氣合眼,含笑而逝……

    .

    .地仙勇敢的桌子生日加更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重庆时时彩开奖助手 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爱乐彩 六肖中特期期准134 时时开奖结果手机版 360老时时号码走势图 喜乐彩历史开奖号 重庆时时未开奖 江苏时时票结果 马会特供资料站 马经救世报2019全彩图 快乐8全包投500赚50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连线带座标 网球比分直播吧 四川体育彩票金七乐今天开奖号 黑客怎么改时时彩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