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馭房有術 > 第1594章 閉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ibtfw.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禹給花老爺子把脈,眼下老爺子的脈搏并不是很有力,有些虛弱。

    這也正常,多少天水米沒打牙,全靠葡萄糖撐著,人雖然死不了,可不吃飯肯定是不成的。

    像花老頭這般年紀,有些老年病也很正常。若說其他的毛病,張禹卻沒有感覺到。

    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張禹看向花鎣月,問道:“花小姐,不知道你爺爺之前的癥狀是什么樣的?”

    花鎣月眼下直迷糊,一個勁地琢磨張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董事長么,還是個道士嗎?

    聽到張禹問她,她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我爺爺前些天突然雙目失明,什么也看不到了。去醫院檢查,也沒什么問題。正想辦法給爺爺治療眼睛的時候,爺爺那天晚上睡著,就再也沒醒過來,一直是現在這個樣子。有呼吸有心跳,就是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這樣啊......”張禹輕輕點頭,這種癥狀,他也是從來沒有見過。

    他抬手翻開花老爺子的眼皮,既然說先前失明,那就要看看具體情況。

    只一瞧,花老爺子的眼珠子,是白眼球多黑眼球少,在黑眼球之上,隱隱蒙著一層黑色的絲網。

    一看到這個,張禹就知道,這是神竅不通的癥狀。用中醫的話說,就叫閉竅。

    人有七竅,耳乃精竅,目乃神竅,口鼻乃氣竅。古語云:五臟常內閱于上七竅也。故肺氣通于鼻,肺和則鼻能知臭香矣;心氣通于舌,心和則舌能知五味矣;肝氣通于目,肝和則目能辨五色矣;脾氣通于口,脾和則口能知五谷矣;腎氣通于耳,腎和則耳能聞五音矣。五臟不和,則七竅不通。

    這話什么意思,說的就是眼睛被稱為神竅,與肝臟相連。肝臟有問題的話,會影響到眼睛,比如說肝火旺盛,人的眼睛上就會有血絲。如果肝臟陰陽失調,引起氣血失和,經脈不利,那就會導致青光眼。倘若肝臟衰竭,人就會變成瞎子。

    肝開竅于目,花老爺子明顯是閉竅了,可剛剛把脈的時候,沒看出來肝臟有什么大毛病,按理說不應該。

    通常出現這種情況,往往是被中醫高手強行給閉竅了。目神經上有穴位,用銀針閉竅,就能讓人失明。只要重新開竅便可以恢復,這不是什么難事,張禹也會。

    可問題在于,花老爺子為什么還會昏迷不醒呢?

    從脈象上真的看不出端倪,那就只能用心眼查看了。

    張禹當即抓住花老頭的手腕,閉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花老爺子體內的情況。

    他先從頂輪查起,三魂七魄俱在,只是七魄有些黯淡,顯然是命不久矣。至于說其他的毛病,一概沒有。

    “這是怎么回事?”張禹暗自嘀咕,人若是快死了,總得有個原因,無疾而終雖說很正常,畢竟人有壽命,但花老頭被閉了神竅,顯然是有人做了手腳。

    他旋即想起呂真人說的話,說老爺子是閉了心竅。

    心開竅與舌,張禹立刻放開花老頭的手腕,伸手掰開他的牙關。

    舌苔顏色跟心臟的癥狀相連。心的功能正常,則舌體紅潤,柔軟靈敏,語言流利;心的陽氣不足,則舌質淡白胖嫩;心的陰血不足,則舌質紅絳瘦癟;心火上炎,則舌尖紅,甚至糜爛;心血瘀阻,則舌質紫暗或有瘀斑;心神失常,則舌體強硬,語言障礙等。

    花老爺子的舌苔發紫,這是心血淤阻的癥狀,但這個癥狀,絕不可能讓人昏迷不醒。光是因為這個,根本輪不到他張禹來治,醫院就能給治好。

    “沒毛病啊……”張禹暗自嘀咕一句,無奈地直起身子。

    但他還不愿就此罷休,就好像是一個認真的醫生,不找出病根來,絕不收手。既然又在心臟這里發現了問題,張禹覺得查看一下老爺子的心臟。

    他把手放到老爺子的心臟位置,也就是隨手一放,查看一下心跳。瞥眼間的功夫,他突然看到,在心臟這里,有一個小小的白點。

    這個白點極小,小到只有針眼的程度。以張禹的經驗,一眼就能確定是怎么回事。這是不久前,有人用銀針給老爺子刺穴。心臟附近的穴道不多,卻能夠連接整個心脈,針眼所在的位置,是ru根穴下,明顯是刺偏了一點。穴位刺偏就會見血,跟著也會結疤。結疤掉了之后,就會出現這個白點。

    “這是什么意思……”張禹再次暗自嘀咕。

    在心脈這邊針灸,沒聽說能夠讓人昏迷不醒,通常來說,得是在腦部動手才對。

    不過,張禹心中清楚,這個發現十分重要,很有可能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至于說,九州傲龍局被破,正常來說,花家肯定是走背字不假,但也不至于讓人生病。當然,既然是走背字,也難免招來無妄之災。

    這應該就是無妄之災,對花老爺子下黑手的人是誰,這個張禹肯定是猜不出來的。他心中隱隱能夠預見到,下黑手的人,必有圖謀。如果只想讓花老爺子死掉,只怕人已經死了。

    另外,造成這疤痕的時間,絕不會距離很遠,很有可能就是三五天前。

    看來這事,自己得好好了解一下,或許就能給找出下手的人也說不定。

    他心中不住地琢磨,手上再沒有其他的舉動。

    這時,呂真人突然開口問道:“張道友,可有什么發現?”

    張禹哪能在這里說實話,只是輕輕搖頭,“看不出什么大毛病,好像正如呂真人所說,是閉了心竅。另外,我來的時候,發現外面的河水干涸,顯然是風水不佳。剛剛聽道友說,曾經在此布置過九州傲龍局,據我所知,這可是平地生龍脈的風水大陣,倘若被破,必然反噬,要走幾年的背字。花老爺子昏迷不醒,估計就是由此所致。”

    呂真人見張禹認可了他的說法,微笑著頷首點頭,說道:“道友果然見識卓越,貧道佩服。眼下花家既然不相信咱們道家,那咱們不如先就此告辭,先請二林寺的大師給診治。倘若就不醒,咱們再幫忙也不遲。”

    他的說法,一來是耍大牌,二來是不想張禹從中參合,攪了自己的好事。

    張禹也明白呂真人的意思,可他又不想這么走,遲疑了一下,張禹說道:“如果我看的不錯,花老爺子恐怕命不久矣,若是耽擱,十分不妥啊……”

    “張道友……”這一次,說話的是呂真人的師弟陸道人,“剛剛悟能大師不是也說了么,再有三天的時間,就能把人給救醒。那還需要咱們做什么,回去等悟能大師的好消息就可以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腾讯捕鱼来了贴吧 阿尔杰罗本 开局送18元的棋牌游戏 江西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管家婆四肖三期必出特 秒速时时个位杀号 篮球比分直播 彩票转让合同 重庆时时彩论坛 体彩彩票电子票号 姆巴佩 分分彩后一投注技巧 龙江快乐时时 球棎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宝来娱乐哪里下载 真金棋牌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